邬贺铨谈美国逆全球化:没有到顶点,最坏的时候可能还没到

本报记者 陈佳岚 深圳报道从中兴被美制裁、华为被断供到最近的抖音美国版Tiktok必须出售、微信支付被美国停用,美国一直在扩大对中国企业的打压。

本报记者 陈佳岚 深圳报道

从中兴被美制裁、华为被断供到最近的抖音美国版Tiktok必须出售、微信支付被美国停用,美国一直在扩大对中国企业的打压。

“现在的打压已经不限于对华为、中兴了,扩展到包括AI的独角兽、芯片公司、三大运营商、BAT、大学都在里面。“8月7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光纤传送网与宽带信息网专家邬贺铨在中国信息化百人会媒体圆桌论坛上对《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等媒体记者感慨,美国对中国企业可谓层层加码,步步紧迫。现在来看还没有到顶点,最坏的时候可能还没到。

在如何应对方面,邬贺铨表示,中国还是应该加强自主化,认真考虑我们产业链跟供应链的安全,更重要的是从最基本的工业基础做起。

美国对中国企业步步紧迫

邬贺铨谈道:“确实现在美国的逆全球化做得越来越厉害了,我认为表现形式已经很多了。”

其总结道,第一是断供,你要的一些核心元器件不给你。不单是元器件,现在连光刻机也不卖给你。

第二是禁用,包括那些数学的软件、CAD软件、EDA软件,不许你用,Google的GMS平台也不让你用。最近说美国开发的APP不许装在中国手机上,从生态上扼制中国的发展。

第三是封堵,实行长臂管辖,不管这个公司在美国还是在哪里,只要你的生产里头用到了所谓的美国成分,除非要得到美国批准,否则就不能给你,对列入实体清单的企业在加工上封堵。

第四是关门,不许中国的产品卖到美国以及受美国威胁的一些国家,要把中国的产品市场限制在中国之内。

第五是强夺,美国要强买抖音的美国版Tiktok。特朗普称,45天之内必须出售给美国,否则将被封禁,实际上跟抢差不多。

第六是切断,美国所谓5G清洁网络计划,把中国三大运营商的美国公司关掉,不允许BAT业务进入美国,甚至说中国投资建设的光缆、海缆,美国企业都要断掉,都不能用。

第七是截流,中国科技教育的人才不许来往。

在邬贺铨看来,这些影响确实不能低估,虽然说也会对美国自己生产影响,实际上相对来讲对中国的影响最大,而且这个打击绝对不是眼前,还是长远,不能幻想美国什么时候会改变,大选也不能改变美国。

邬贺铨同时认为,现在的逆全球化对中国也是一种财富,让我们在发展的新阶段,社会主义新时期认识到很多东西不是完全可以依赖的,也可以感受到,原来实际上已经存在但我们没有感受到的在我们脖子上的绳子,所以更重要的是激发我们自主创新的决心。

邬贺铨举例说道:“如果说当年美国人把原子弹卖给我们,我们还有自己制造的两弹一星吗?”

对于中国该如何应对,邬贺铨认为,中国还是应该加强自主化,认真考虑我们产业链跟供应链的安全,更重要的是从最基本的工业基础做起。

过去全球化的利弊

得益于全球化,中国用了几十年走了西方国家200年走过的路。

邬贺铨认为,过去全球化对中国来讲是一个财富,我国从全球化争取了几十年发展时间,然而全球化也让中国企业养成了弊端。

邬贺铨指出,第一是总觉得可以不从底层做起,人家已经有底层了,我就可以在它上面做很多系统性的开发,实际上我们忘记了底层是可以被抽掉的,这是我们需要警惕的。

第二是我们跟着别人走,省去了很多试错的风险,省去了很多成本,但是养成了一条只会跟别人走的路,根本跳不出原来的框架,养成了一个被动的习惯,以为这是天然的,包括我们现在看到的教科书,计算机、CPU体系、CPU做不了,还是可以做指令集,还有很多工业软件也可以做,但是我们也不做,总觉得就是这条路了,用不着走。

邬贺铨认为,这是一个全球化给我们的弊端,不会自我思考。还有一个原因是我们基本上缺乏试错的文化,我们总觉得只要去做,那就必须要成功,一定要成功,就只能选保守的方案,不去创新,这也造成了我们不会跨领域去做。

但当前的形势是,已经变成了只能自己做。

邬贺铨举例,华为做芯片,发现上游还需要有制造、光刻机、原材料,并不是说都要华为从最原始的光刻机、化工材料做起,也不是说华为不能做。邬贺铨认为,还是需要动用国家的能力,从工业基础去布局,包括化工材料,在关键、短板的领域,国家要出手,在这种倒逼的情况下,中国是有希望的,当然必须要有长期作战的决心。

“这次中美的博弈,我们感受到IT领域受影响是首当其冲的,实际上,IT领域在中国应该说相对其他领域还是做得不错的,所以也就成为众矢之的。”邬贺铨认为,仅靠某一个领域的突破,看来是不足以支撑中国的经济高质量可持续发展,必须更多的领域发展。

在邬贺铨看来,中国也许在某个别领域,甚至可以在某些方面超过美国,但美国更多的领域还是比较均衡的,中国仍有很多领域与美国差距比较大,所以中国需要更多的领域共同发展,打造一个全产业链的生态。

“我国芯片受制于人,其中更大的程度是我们整个工业基础,包括精密制造、精细化工、精密材料的落后。“为此,邬贺铨表示,把这些人带起来,反过来也能促使我们IT人员的前进。为此,邬贺铨认为,现在中国到了一个需要各个领域共创共享共赢的阶段了。

邬贺铨说道:“过去可能这样讲只是空谈,而现在随着信息化的发展,是有可能利用信息技术来带动其他企业更快地发展,更快地实现数字化的转型,这样就有可能重启更多的领域发展,能更好地支撑IT领域的技术发展。”

(编辑:李正豪 校对:颜京宁)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