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信托一产品逾期三年 融资方借款“1.5亿变4亿”

本报实习记者 王晓珊 记者 陈嘉玲 广州报道借1.5亿元,三年后被要求连本带息还4亿元。这并非高利贷,而是一笔融资方向信托公司保证收益承诺的集合信托产品。

本报实习记者 王晓珊 记者 陈嘉玲 广州报道

借1.5亿元,三年后被要求连本带息还4亿元。这并非高利贷,而是一笔融资方向信托公司保证收益承诺的集合信托产品。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一则民事判决书显示,北京信托请求法院判决西藏鼎创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鼎创”)立即向北京信托支付项下欠付差额补足款约1.73亿元,逾期支付差额补足款的违约金2.3亿元,合计人民币约4.03亿元。

不过,最终法院以违约金显著背离实际损失为由,降至约1.29亿元。民事判决书一出,北京信托立即申请强制执行,却不料债务人被申请破产清算。

一则信托融资案例,何以发展至此?

年利率高达54%

2013年7月29日,北京信托、西藏鼎创、辽宁九州华伟农产品(000061,股吧)物流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州华伟”)签订了《合作协议》,约定由北京信托将发起设立“北京信托・财富17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财富17号’)”,运用信托计划项下资金为九州华伟开发建设的“东北农副产品交易物流中心项目(以下简称‘农副产品项目’)”提供融资,规模1.5亿元,信托期限为2+1年。其中,信托资金4000万元用于受让西藏鼎创持有九州华伟80%股权,其余信托资金1.1亿元计入九州华伟资本公积金。

当时,西藏鼎创承诺并保障如信托投资年收益低于15%的差额部分由其向北京信托予以补足。

据了解,为了担保西藏鼎创公司履行差额补足义务,三方还约定了担保措施。约定由西藏鼎创持有的九州华伟20%股权向北京信托提供质押担保,九州华伟将农副产品项目A2、A1地块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北京泰润泽国际投资有限公司与北京合润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两家公司对九州华伟享用的应收账款共9973.22万元为西藏鼎创履行差额补足义务向北京信托提供抵押担保,2015年12月,北京信托与九州华伟签订了《展期协议一》《展期协议二》,北京信托同意将融资期限延长至2016年12月25日。

然而,截至农副产品项目投资期限届满,北京信托仍未收回信托本金及约定收益。在催告无效的情况下,北京信托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西藏鼎创立即向北京信托支付项下欠付差额补足款约1.73亿元,以及逾期支付差额补足款的违约金2.3亿元(每日按应付未付款金额的1.5‰暂计至2019年5月31日,实际计算至全部履行之日止),合计人民币约4.03亿元。

信托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财富17号的股权投资或为“明股实债”。“一般我们认为的股权投资,本质是与项目经营方共担风险,现在看来类似的担保实质上是把股权投资变成了债权投资。”

该人士称,2018年以前,信托行业监管相对宽松,当时明股实债的产品比较多,模式也多,股权+股东借款、明股实债类产品较多。

随后,西藏鼎创向法院提出抗辩,认为依照《合作协议》约定,违约金每日按应付未付款金额的1.5‰计算,年利率高达54%,明显高于北京信托公司实际损失。西藏鼎创认为,违约金的性质以补偿为主,而不是严厉惩罚为目的,过高的违约金与公平原则相冲突。

最终,法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加强金融审判工作的若干意见》第2条规定,金融借款合同的借款人以贷款人同时主张的利息、复利、罚息、违约金和其他费用过高,显著背离实际损失为由,判定合同约定的违约金显属过高,法院依法调整为以1.5亿元为基数,以年24%为标准,从2016年12月26日起计至西藏鼎创公司实际支付之日止。

7月7日,民事判决书一出来,北京信托马上申请强制执行,根据执行文书显示,执行标的金额约为3.02亿元,违约金约为1.29亿元。

然而,事情进展并不顺利。7月17日,民事判决书出来的第10天,铁岭市银州区人民法院披露了九州华伟被申请破产重组的公告。

记者致电西藏鼎创,其公司接访人士表示对此不予置评。

“烂尾”项目

九州华伟被申请破产,或与东北寿光果蔬贸易城项目(以下简称“贸易城项目”)烂尾有关。该项目所在地为铁岭市银州区铜钟街,而该地址与上述提及的农副产品项目所在地属于同一区域。

公开资料显示,贸易城项目是银州区招商引资重大项目,由北京的合展(集团)有限公司投资建设,九州华伟负责具体实施,项目于2011年4月19日成功签约,项目总投资50亿元,占地面积67万平方米。

整个项目分为两期建设。一期工程主要包括贸易市场、回迁住宅和部分商品住宅,二期工程主要包括仓储物流区和大型城市综合体,计划2013年开工建设,全部工程将于2015年底投入运营。

根据辽宁省招标投标监管网,贸易城项目一期工程(A2地块)监理书于2013年7月10日发布,该地块建设工程业主为九州华伟,建设资金来自自筹,项目出资比例为自筹100%。

然而,贸易城项目建设进展没有预想中顺利,不仅没有及时完工,反倒是一次次停工烂尾。

根据媒体报道,贸易城项目土建施工第一次停工时,时任九州华伟总经理刘子博曾表示,复工后,将加快工程建设进度,公司准备了2.8亿元的资金,保障工程建设,争取尽快完工。

然而,项目建设于2015年再次停工。不仅工程无法继续推进,不少与该工程相关的人员也随之受到影响。

当初该项目启动时,有关政府部门发言人表示,贸易城项目的落户能够确保铁岭新老城区双城并盛具有重要意义,对铁岭建设东北腹地的现代物流基地,加快由农业大市向农业强市跨越具有巨大的促进作用。为了推动项目进展,当时不少原棚户区居民配合政府响应,主动迁出,等项目落成后再回迁原地。

项目多次停工后,居民回迁的愿望变为空想。记者注意到,直至2019年6月22日,仍有回迁户在人民网(603000,股吧)领导留言板上留言,表示贸易城项目如今开工已9年,其间多次停工,上千户原棚户区居民迟迟不能迁回。

对此,铁岭市互联网宣传管理局回复道:由于贸易城项目开发商资金不足,开发方已同意引入新投资接盘此项目。目前,各项具体事宜正在深入对接和洽谈中。但记者通过检索,发现此事并未有进一步的发展。

2019年12月3日,铁岭市银州区人民政府重大建设项目公共资源配置社会公益事业建设信息公开一栏公布了贸易城项目开竣工检查明细,显示铁岭市银州区住房与城乡建设局2019年对其检查了4次,主体未竣工,累计隐患22项,累计已整改22项。

“股东”追偿难

8月1日,辽宁省铁岭市银州区人民法院披露了《铁岭市银州区资产经营公司、辽宁九州华伟农产品物流园有限公司合同、无因管理、不当得利纠纷破产民事裁定书》,将九州华伟被申请破产重组的更多细节披露出来。

判决书显示,铁岭市银州区资产经营公司以九州华伟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经法院查明,九州华伟目前处于停工阶段,涉动迁户千余户未安置,涉及诉讼案件百余件,标的额超过7亿元,资产已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

法院判定,因铁岭市银州区资产经营公司对九州华伟享有1600万元债权,其提出的重整申请符合法律规定,但认为九州华伟在项目前景等方面具有挽救价值和可能,对九州华伟的破产重组申请予以受理。

有专业人士告诉记者,九州华伟被申请破产重组对北京信托、西藏鼎创的具体影响还未真正显现。

“债务人破产清算,如果最终债务人的剩余资产按债权比例分配,则涉及先后顺序问题。”广东凯行律师事务所黄健林律师告诉记者。北京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显示,因九州华伟与北京信托签订了抵押合同,抵押物为银州区铜钟街6委、7委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北京信托可以对该国有土地及地上物折价或拍卖、变卖所得的价款优先受偿。

然而,作为债务公司的股东,北京信托、西藏鼎创可能也会受到影响。黄健林律师表示,公司进入破产程序后,公司的破产工作由破产管理人负责。根据《公司法》等有关法规,公司股东应在其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天眼查显示,九州华伟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人民币,实缴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人民币,北京信托、西藏鼎创作为股东可能需要对公司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