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收增速放缓,中茶股份冲击“茶叶第一股”能否成功?|IPO研究院

无法实现机械化、标准化,也决定了很多茶企没有快速成长的商业模式 出品|每日财报

营收增速放缓,中茶股份冲击“茶叶第一股”能否成功?|IPO研究院

无法实现机械化、标准化,也决定了很多茶企没有快速成长的商业模式

出品|每日财报

作者|淇子

中国是茶文化的发祥地,传承至今已有数千年历史,国内从事茶叶的相关公司也很多。近期A股同时迎来两家茶企的上市申请,分别是中国茶叶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茶股份”)和普洱澜沧古茶股份有限公司,“茶叶第一股”之争日趋激烈。

据《每日财报》了解,中茶股份是新中国第一家国有茶叶公司,统一经营和管理全国茶叶的收购、加工、出口和内销业务,2006年被认定为第一批中华老字号,2018年,公司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

虽然目前国内茶叶市场蛋糕已达3000亿,但规模性不强,且茶企资本化进程缓慢。早在10年前,福建安溪铁观音、四川竹叶青茶业、杭州龙井茶业等知名茶企便纷纷冲刺A股市场,但最终铩羽而归。此次中茶股份又能否成功登陆A股市场,成为“中国茶叶第一股”呢?

营收增速放缓,毛利率不及同行

中茶股份是中粮集团旗下公司,是一家集全品类与一体化运营的茶叶消费品公司,主营业务为各类茶叶及相关制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招股书显示,去年中茶股份的营收增速下滑明显,2017年至2019年,中茶股份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2.29亿元、14.90亿元和16.28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74亿元、1.45亿元,1.66亿元。

其中,2019年营收增速9.31%较2018年的21.22%出现放缓;2018年与2019年归母净利润增速分别为-16.92%、14.32%,也波动明显。

值得注意的是,中茶股份的毛利率水平明显落后同行。报告期内公司主营业务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8.68%、38.96%及40.58%,而同期天福股份的毛利率分别为60.59%、60.27%、58.86%,与中茶股份同时递表的澜沧古茶的毛利率分别为65.56%、64.03%、61.94%。

中茶股份以“中茶”为核心品牌,配以“海堤”“猴王牌”“蝴蝶牌”“百年木仓” 等子品牌,产品包括乌龙茶、普洱茶、花茶、红茶、六堡茶、白茶、安化黑茶、绿茶及相关制品等。

其中乌龙茶、普洱茶、红茶及花茶是中茶股份的主力产品,报告期内,上述四大茶类销售占比合计均超过70%。

招股书也显示,2019年,按销量计算,该公司在不同茶类的市占率分别为:黑茶1.15%,乌龙茶1.74%,红茶1.67%,白茶0.77%。

在所有的产品中,普洱和白茶是卖得最贵的茶,二者的毛利率仅达到50%左右。而对公司的营收贡献较大的重点产品如普洱茶、乌龙茶、六堡茶、安化黑茶的销售均价在去年都出现下降,较2018年变动幅度分别为-24.63%、-6.11%、-1.58%、-21.95%。

库存持续增长,规模化难题待解

除产品单价下滑,中茶股份似乎出现了产品滞销的情况。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6.6亿元、7.15亿元、9.67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38.38%、39.64%、45.75%,

而同行公司天福股份去年存货占总资产的比重仅为27%,对比之下,中茶股份的库存已经处在高位,未来面临去库存的压力。

“大茶园机械化程度高,离城市近,人多、车多、污染多,真正的有机无污染一定是我们这种深山里种出的茶山。”电视剧《三十而已》中,村长在茶山上对顾佳说道,“机械化程度再高,还是要靠人工手采,你要辨别最好最嫩的茶叶尖,然后用手指掐尖,这一步是机器完全替代不了的。”

据中国茶叶流通协会统计,2019年国内茶叶年消费量达到202.56万吨,较前一年增长11.50万吨,增幅为6.02%;国内市场销售额达2739.5亿元,增幅2.95%。

虽然国内茶叶市场有着千亿蛋糕,但目前我国茶行业集中度低,企业数量多而分散。

据中国茶叶流通协会发布的《中茶股份企业发展报告》,2017年我国茶叶企业总数约为6万余家,其中,仅87家企业总资产超过1亿元,6家企业总资产超过10亿元。

近年来,华祥苑、安溪铁观音、八马茶业、谢裕大、七彩云南等茶企都曾欲闯关A股IPO,争夺“茶叶第一股”,但均以未果结尾。

无法实现机械化、标准化,也决定了很多茶企没有快速成长的商业模式,且商业模式有可预见的天花板。同时,茶企经营的产业链较长、管理欠缺规范,使得行业外资本无心进入,茶企也很难迈入资本市场。

除了缺少规模性企业,像中茶股份这样的传统品牌还面临着新生代企业的冲击。对比以中茶股份和澜沧古茶为代表的传统茶企,各类新式茶饮、以小罐茶为代表的新零售茶品牌等层出不尽。

产能利用率逐年下滑,上市前大手笔分红

中茶股份在招股书中表示,本次公开发行股票实际募集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的净额将用于云南普洱茶产能建设项目、营销网络及品牌建设项目。

但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9年底,公司自有产能3.27万吨,2017年至2019年,中茶股份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70.05%、74.22%、58.71%,不仅没有饱和,反而逐年下滑。

而中茶股份募集的5.40亿元中有2.90亿元将用于云南普洱茶产能建设,项目建成后,预计新增产能3750吨,很显然,这部分产能是难以被消化的,也就意味着公司扩产必要性将存疑。

再看资金问题,招股书透漏出的信息告诉我们中茶股份一直不缺钱。2017年,中茶股份向全体股东现金分红0.3亿元,而在2018年、2019年,分别分红0.97亿元、1.02亿元,逐年增多。

就在上市前夕的2020年5月6日,中茶股份再次进行大手笔分红,总分配金额1.40亿元,另一方面,截至2019年末,公司账面货币资金有4.83亿元,已近乎达到募资额的90%,换句话说,中茶股份即便要扩产也不差钱。

以中茶股份为例,给公司贡献最大收入来源的乌龙茶,但2017年至2019年销量在国内总量中占比仅为1.35%、1.33%、1.74%,市场占有率并不高。

随着小罐茶进入市场后,整个茶叶行业开始迈进一个规范化、专业化、品牌化和规模化的新阶段,在这种情况下,整个茶叶市场的竞争加剧。

企业需要在这个节点进行资本布局,依托整个资本市场的加持可以更好地帮助其拓展市场和提高品牌价值。

但也要认识到,茶企上市并没有那么容易,福建安溪铁观音集团、华祥苑、信阳毛尖集团、四川竹叶青茶业、杭州龙井茶业集团等多家知名茶企A股IPO均以失败告终,港股市场上目前也只有天福股份和龙润茶两家企业。

声明: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每日财报。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