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中东输入性病例,上海6天新增26例,多为阿联酋务工华人

 近期中东地区境外输入增多,多为务工华人,广州也发现11例沙特输入病例六天内上海新增26例阿联酋输入病例,斯里兰卡某航班疑为主要来源

 

近期中东地区境外输入增多,多为务工华人,广州也发现11例沙特输入病例六天内上海新增26例阿联酋输入病例,斯里兰卡某航班疑为主要来源

警惕中东输入性病例,上海6天新增26例,多为阿联酋务工华人

图/中新

文 | 《财经》(博客,微博)记者 王静仪 刘皖媛 ?

编辑 | 施智梁

8月10日,上海市卫健委发布消息,昨日报告18例来自阿联酋的境外输入性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上海市卫健委信息显示,从8月5日至8月10日,共计通报26例从阿联酋出发的确诊病例。

这18例病例全部是在阿联酋工作的中国籍公民,上周分别乘坐两班航班返沪,上机前凭核酸检测阴性证明登机,入关后即被集中隔离观察,期间确诊。病例均为轻型或普通型,病情稳定。

《财经》记者结合起降时间地点查询,其中15人或搭乘斯里兰卡航空执飞的UL226/UL866迪拜-科伦坡-上海航班,3人或搭乘国航CA556迪拜-上海航班。同航班的密切接触者有237人,已落实集中隔离观察。

不止是上海,近日出现多起中东地区境外输入的病例,广州也出现11例确诊。

8月6日沙特航空从利雅得飞往广州的SV884航班,出现3例确诊和8例无症状感染者,共计11例。据广州市卫健委通报,8月9日发现2例确诊患者和5例无症状感染者均乘坐该航班抵达广州,此前8月8日也发现有1名确诊患者和3名无症状感染者,均为在沙特务工的中国工人。

这将导致至少两班从中东地区回国的航班被熔断长达四周。

昨日上海报告的18例病例中的15例搭乘同班飞机,于8月7日从阿联酋出发,经斯里兰卡转机后于当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8月6日由利雅得飞往广州的SV884航班,也发现了11例确诊病例――根据民航局的相关规定,这两班航班由于确诊超过10例,将被熔断长达四周。

民航局于6月4日发布《民航局关于调整国际客运航班的通知》,执行航班奖励和熔断措施,要求航空公司同一航线航班,入境后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的旅客人数达到五个的,暂停该公司该航线运行一周;达到10个的,暂停该公司该航线运行四周。

《财经》记者结合起降时间地点查询发现,该阿联酋出发航班应为斯里兰卡航空执飞的UL226/UL866迪拜-科伦坡-上海航班,8月7日凌晨从迪拜出发,经停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数小时后,于当地晚上23时37分抵达上海浦东机场,飞行时间近11小时,穿越8326公里。斯里兰卡航空未回复《财经》记者的置评请求。

根据斯里兰卡航空之前发布的公告,迪拜-科伦坡-上海的航班于7月17日开通,每周五运行一班,8月7日的这一班正是它运行的第四周。此后它也料将被暂停运营四周。

上海发布表示,民航部门已经依照程序启动对相关航班的熔断机制――此时距离民航局7月15日上一份发布指令已经过去了近一个月。

《财经》记者梳理发现,此前民航局共发出五份熔断指令,主要针对出发地为东南亚国家的航线。包括南方航空(600029,股吧)CZ392孟加拉达卡至广州航班、四川航空3U8392埃及开罗至成都航班、孟加拉优速航空公司BS325孟加拉达卡至广州航班、中国国航(601111,股吧)CA910莫斯科至北京航班、泰国狮航SL117曼谷至广州航班、泰国亚航XJ808曼谷至天津航班等。

另外三个病例于8月5日自阿联酋出发,8月6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

《财经》记者查询发现,该航班可能为中国国航运营的CA556迪拜-上海航班,当地时间8月5日18时36分自迪拜国际机场起飞,第二天早上8时05分抵达上海浦东机场,飞行时长9小时29分,跨越6445公里。该消息未获得航司证实,国航相关工作人员对《财经》记者表示,不掌握相关信息。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大使馆发布的通知显示,自7月下旬起中国国际航空、阿联酋航空、阿提哈德航空已恢复中阿两国间的直航。三家航空公司均要求所有赴华乘客凭核酸检测阴性证明登机。航空公司对核酸检测证明进行严格的查验。

阿联酋卫生预防部8月10日报告显示,阿联酋国内当日新增225例确诊病例,已记录的病例总数为62525例,死亡357例,已对超过550万人进行核酸检测。

自1月底阿联酋发现首例新冠肺炎病例以来,各部门积极采取各项措施控制疫情,实施了“全国消毒计划”,开展大范围核算检测筛查,为疑似患者和密切接触者提供免费检测,并推出官方病毒追踪手机应用程序以确认感染者和密切接触者的行动轨迹。

7月,阿联酋疫情防控初见成效,经济活动正全面重启。

8月6日,张文宏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不可忽视全球疫情对中国的影响。他认为,在全球第一波过程当中,有部分国家即使控制得非常好,像欧洲、中东地区(部分国家),但是随着复工复产的开始,这些国家的疫情现在面临一个反弹的风险。这种风险在世界范围内广泛存在,一定也会影响到中国。

张文宏说:“对于中国来讲,我们始终要以自己的确定性来应对时刻发生的不确定性。有可能在今后始终会处于长时间对输入性严密防控的过程,直到全世界范围内都对病毒的防控取得成效。那时候,我们才有可能松一口气。”

针对近期部分进境航班连续出现多起输入病例的情况,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表示,将进一步严格全流程闭环管理,督促相关企业切实落实主体责任,抓好源头和远端防控,加强登机前检疫和对核酸检测阴性有效证明的查验,坚决遏制境外疫情输入。

“当前民航疫情防控工作面临的形势和任务依然复杂严峻,要坚决按照党中央、国务院各项部署要求,对防控漏洞再排查、防控重点再加固、防控要求再落实,完善常态化防控机制,做好秋冬季疫情防控准备,切实采取有效措施防止疫情反弹,巩固来之不易的防疫成果。”8月3日,民航局局长冯正霖在民航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会议上如此表示。

 

本文为《财经》杂志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如需转载,请在文末留言申请并获取授权。

(责任编辑:邱利 HN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