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保险公司半年战报:保费跑赢传统公司,净利润表现异化

  非上市险企2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披露已告一段落,各保险公司交上2020年上半年的答卷,疫情突发背景之下,保险公司此前布局得到审视,积淀的差异也被放大。其中,互联网保险公司依托于在线服务的前期沉淀,以及健康险业务发展下的水涨船高,在上半年整体实现优于行业的保费增长。

  非上市险企2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披露已告一段落,各保险公司交上2020年上半年的答卷,疫情突发背景之下,保险公司此前布局得到审视,积淀的差异也被放大。其中,互联网保险公司依托于在线服务的前期沉淀,以及健康险业务发展下的水涨船高,在上半年整体实现优于行业的保费增长。

  但各保险公司基于发展节奏不一,反映至净利润表现,上半年众安在线预计净利润翻倍,安心财险、泰康在线则亏损加剧。其中,渠道费用、科技投入或为其净利表现的主要影响因素。业内分析,对于互联网保险公司而言,科技布局是帮助其把控成本、拉升保费的关键,进一步布局,需要互联网保险公司“挑选”需要深扎科技的环节,以及思考如何实现互联网工具的配合,提升生态经营能力,体现优势。

  保费收入跑赢财险公司,受益科技积淀健康险激增

  从上半年互联网保险公司的表现来看,各有异同。首先,除暂未披露偿付能力报告的易安保险外,其余三家险企保费收入均优于财险行业的表现。

  分别来看,2020年上半年,安心保险实现保险业务收入14.73亿元,同比增长62.76%;同期,泰康在线保费收入达到49.21亿元,与上年同期的16.25亿元相比增长2.03倍,增速领跑;保费收入居于四家保险机构前列的众安保险,在上半年实现67.76亿元元保费,同比增约14.61%,均跑在财险公司保费收入整体7.6%增速的前列。

  一位互联网保险公司相关负责人向蓝鲸保险分析互联网保险公司上半年保费积极表现,一方面在于互联网保险公司的产品架构,在疫情背景之下,“市场背景来看,车险业务占比缩减,而在疫情推动居民健康保障意识的增强的前提下,健康险保费收入大幅上行,行业水涨船高。而目前财险公司的健康险业务,主要通过线上渠道完成,互联网保险公司的优势就有所凸显”。

  另一家互联网保险公司相关负责人则补充道,“近些年公司已经在健康险上有所积累,不仅在于产品线与渠道的完善,更重要的是产品更为符合互联网特征,生态经营能力也有所积淀”。

  以增速突破200%的泰康在线为例,数据显示,上半年其健康险保费同比增长421%,十倍于行业40.4%的增速;众安在线迭代推出尊享e生2020(门诊版)等产品,丰富健康险产品库存,拉升保费;健康险同样是安心保险的布局重点,以线上直销、流量平台合作模式,推进产品。

  “另一方面则是依托于互联网保险公司在科技领域的沉淀”,该互联网保险机构负责人补充道,“互联网保险公司的科技投入整体高于普通的财险公司,因此科技优势显现,且经过近年来互联网保险公司在线上渠道的铺设、配合方面的积累,自然反映于保费收入”,该负责人补充道。

  “科技的积累并非一日之功,尽管不少财险公司在进行线上的布局,但坦白而言,仅仅是传统业务的线上化,算不上互联网经营,短期内也难有较大的进步”,一位互联网保险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提出,“前期推进科技、线上布局的公司,仍然具有明显优势”。

  互联网保险公司则陆续强调,全流程的线上化服务,从承保单到理赔端,保证了在疫情期间工作的正常开展,再加之视频问诊等增值服务,帮助公司实现疫情期间的保费逆势增长。

  此外,除互联网保险公司在市场、服务方面高投入,促进保费增长延续外,新一站保险网总经理国婷丽同时指出,“在疫情之下,保险机构对用户需求的理解程度加深,使得互联网保险机构比之前的表现看上去更为活跃”。

  净利表现背向而行,科技优势逐步渗透

  再来看盈利情况,2020年上半年的经营数据中,三家公司的净利润数据表现不一,逆向而行。其中,两家险企亏损加剧,安心财险在上半年净亏损3359万元,相较于上年1300万元的净亏损额,增亏158%;泰康在线净亏损也有明显上行,从2019年上半年的2.5亿元,增亏至3.42亿元。

  对于亏损加剧,泰康在线相关负责人向蓝鲸保险指出,“是受已赚保费与保费收入不同步、固定费用投入与已赚保费在时间上不匹配的影响”,泰康在线相关负责人向蓝鲸保险介绍指出。

  高速增长的保费,也对应着高企的成本。互联网保险公司相关负责人向蓝鲸保险分析道,“尤其是在渠道方面,险企需要付出高昂的渠道合作成本,实现保费越高的渠道,要价也相对较高。对于财险公司而言,仍然普遍通过渠道合作获取保费,渠道处于强势地位,短时间内,难以有较大的费率变化”。

  该负责人举例称,某互联网保险机构的渠道费用大约占据了保费收入的40%-50%。在此前提下,再刨除30-40%的赔付率,剩余10%-20%的毛利润如果无法覆盖固定成本,自然也就会出现亏损。

  对此,国婷丽同时提出,“行业内有‘渠道为王’的说法,但并不是片面的指渠道能够掌握或左右用户消费,而是渠道方能够更为深刻的群体的消费诉求,与客户产生共鸣”。

  反之,则是实现利润翻倍的众安在线,尽管其尚未披露2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但其在近期披露的业绩预增公告显示,上半年净利润预增超过100%,也就意味着达到1.9亿元以上的净利润。

  据众安在线介绍,净利润大增的原因在于综合成本率改善,从而承保亏损收窄。业内也有分析,众安在线自有渠道扩张、科技实力成为压缩成本的要素,预计2020年全年众安在线综合成本率将低于100%。

  “互联网保险公司股东背景、经营思路、方向并不相同,产品结构、服务特色也有所差异,净利润的差距也就不难理解了”,国婷丽提出。

  基于净利润表现,值得一提的是,互联网保险公司资金流出项目之中,高企的科技投入也是尤为关键的投向,一定程度上成为险企前期亏损的主要原因,但沉淀之后的助益,更为值得关注。

  “对于互联网保险公司而言,持续的科技应用与投入必不可少,以保持领先的优势,这也是整个保险行业的趋势,通过科技手段降低固定成本,改善人工成本;而在产品设计方面,通过科技手段控制赔付率,挖掘并分析客户数据”,互联网保险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提出,“财险产品目前同质化严重,掌握数据越多的机构,越有助于在产品创新方面做文章”。

  举例来说,众安保险近日披露的2020年上半年理赔报告显示,其推出的“暖哇科技”商保智能平台通过应用于健康生态,进行医疗数据在线直连,理赔直连服务服务平均结案时间1分钟;泰康在线智能客服机器人、智能外呼机器人、智能核保等技术,帮助推进低成本获客与风控全流程优化。

  值得一提的是,推进科技布局、线上化转型的财险公司并不在少数,互联网保险公司如何发挥优势?

  “目前来说,互联网保险公司的优势,并未呈现大力度、立竿见影的爆发,而是在逐渐渗透”,国婷丽从行业角度分析指出,“线上的渠道、服务并不能完全替代线下人与人之间的感知互动,但保险公司正在思考如何利用互联网工具实现配合,用户也更愿意主动拥抱、尝试线上的渠道,从需求端给互联网保险带来更多机遇”。

  她同时补充道,“从专业性角度而言,互联网保险公司的科技力量、容量需要逐步释放,而如何去释放优势、找到哪些环节更为贴合科技是其要重点思考并突破的问题”。

(责任编辑:牛江 HF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