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存居高不下 甲醇低位徘徊

  一、甲醇行情综述  甲醇期货尚未摆脱低位盘整走势,7月份延续震荡筑底,重心先扬后抑,整体在1700-1850区间内波动。相对其他化工品而言,甲醇表现相对疲弱。但经过前期大幅调整过后,市场继续杀跌动能不足,甲醇期价存在修复需求。7月初甲醇重心平稳回升,并逐步上破1780一线压力位。市场参与者心态有所改善,多头持仓增加,甲醇进一步上探,测试震荡区间上沿1850附近压力位,最高触及1863,创近四个月新高。但由于市场缺乏有支撑,甲醇未能成功突破,期价承压回落。供需矛盾得不到缓解,业者心态谨慎,随着期价回调,看跌情绪重燃,甲醇盘面弱势调整,跌落至1700关口附近,基本回吐当月涨势。甲醇底部区间震荡格局难以打破,走势略显胶着。

  一、甲醇行情综述

  甲醇期货尚未摆脱低位盘整走势,7月份延续震荡筑底,重心先扬后抑,整体在1700-1850区间内波动。相对其他化工品而言,甲醇表现相对疲弱。但经过前期大幅调整过后,市场继续杀跌动能不足,甲醇期价存在修复需求。7月初甲醇重心平稳回升,并逐步上破1780一线压力位。市场参与者心态有所改善,多头持仓增加,甲醇进一步上探,测试震荡区间上沿1850附近压力位,最高触及1863,创近四个月新高。但由于市场缺乏有支撑,甲醇未能成功突破,期价承压回落。供需矛盾得不到缓解,业者心态谨慎,随着期价回调,看跌情绪重燃,甲醇盘面弱势调整,跌落至1700关口附近,基本回吐当月涨势。甲醇底部区间震荡格局难以打破,走势略显胶着。

库存居高不下 甲醇低位徘徊

  国内甲醇现货市场逐步企稳,但区域走势分化明显,内地市场价格稳中走弱,沿海地区价格有所回升,但上涨力度偏弱。受到前期装置集中检修的影响,甲醇开工水平逐步回落,产量下滑,供应端压力有所缓解,但货源依旧十分充足。西北主产区企业饱受成本之苦,陷入亏损局面,虽然存在挺价意向,但厂家签单情况欠佳,整体出货情况一般,出厂报价窄幅回升后再度下调,并创新低。沿海市场价格有所回升,主要是受到外盘甲醇走高的提升,但与内地市场价差仍处于低位,区域套利窗口难以打开。甲醇港口库存难以消化,一定程度上打压甲醇上行。

  二、甲醇供需分析

  (一)产量及进口

库存居高不下 甲醇低位徘徊

  甲醇产量维持在高位,随着新增产能投放,供应能力增加。1-6月份,国内甲醇累计生产2421.20万吨,与2019年同期的2420.77万吨相比,窄幅增加0.02%。从6月份开始,装置检修较为集中,开工水平持续下滑,甲醇产量开始出现回落,下滑至402.76万吨,供应端压力也有所缓解。后期企业检修计划不多,且前期停车检修装置陆续结束,生产恢复后,甲醇产量也将有所增加,国内甲醇市场维持供应整体宽松局面。

  海外疫情形势依旧严峻,虽然欧美等地区经济逐步重启,但全球甲醇市场需求尚未恢复,整体表现低迷。大量低价进口货源流入国内市场,超出市场预期。统计数据显示,1-6月份我国甲醇累计进口大约为585.39万吨,高于去年同期的464.84万吨。6月份进口量为127.43万吨,单月进口量创近期新高。进口货源对我国甲醇市场的冲击力度加大,导致沿海地区库存持续累积,部分库区罐容紧张。随着多国经济重启及恢复,全球甲醇市场需求或略有改善,甲醇进口量有望窄幅回落,但依旧维持在相对高位。

  (二)表现消费及出口

  1-6月份,我国甲醇表观消费累计达3014.21万吨,与2019年同期的2871.88万吨相比,大幅增加4.96%。从表观消费数据来看,甲醇消费季节性特征显越来越不明显,呈现淡季不淡、旺季不旺的特点,4、5月份表观消费稳步回升。分季度看,甲醇一季度表观消费量约为1383.64万吨,二季度表观消费量约为1618.33万吨。6月份,甲醇表现消费量为529.82万吨,与5月份相比窄幅回落。正值季节性淡季,甲醇传统需求行业难有改善,表现消费量或稳中走弱。

  1-6月份,我国累计出口甲醇4.79万吨,与去年同期的13.73万吨相比,缩减8.94万吨,大幅下滑65.11%,不及去年上半年出口总量的一半规模。1-4月甲醇出口表现尚可,但从5月份开始,甲醇当月出口量出现断崖式下跌,仅有0.03万吨,环比缩减1.85万吨。6月份甲醇出口市场未有起色,出口量为0.20万吨。外盘甲醇价格偏低,甲醇出口利润有限。受到国内沿海地区部分库区罐容紧张的影响,进口船货到港排队卸货速度缓慢,部分船货进行转出口,但体量并不大,出口市场难以形成有效提振。

  三、生产装置开工

库存居高不下 甲醇低位徘徊

  从7月份开始,部分停车装置重启恢复生产,甲醇开工率低位回升,但仍处于偏低水平。截至7月底,甲醇整体装置开工负荷为62.06%,上涨0.87个百分点;西北地区的开工负荷为71.04%,上涨4.19个百分点。西北地区部分前期停车的甲醇装置恢复运行,开工水平明显回升。但而山东、天津地区部分装置停车,甲醇行业开工水平整体变化并不大,处于相对低位。但是国内甲醇市场货源充裕的现状难以改变,供应端仍承压,难以提供有效支撑。

  四、国内主要港口库存

库存居高不下 甲醇低位徘徊

  下游市场需求表现低迷,加之进口货源超预期,甲醇港口库存稳步回升,7月份库存再创新高,累积至147.24万吨,整体可流通货源预估在33.7万吨。据不完全统计,从7月底至8月中旬甲醇进口船货到港量预估在61.18万-62万吨附近,8月份重要下游工厂到港数量依然较多。部分库区再度出现罐容紧张的状态,甲醇难以启动去库存,港口库存长期处于高位,产生较大阻力,压制甲醇上行。

  五、上下游市场动态

  (一)生产成本变化

  港口库存增加,煤炭保供能力加强,煤价窄幅下行。产区大矿产能加速释放,大秦线发运量持续130万吨以上高位,国内煤炭的保供能力进一步增强。随着北方港口煤炭库存不断回升以及主流煤企恢复现货销售,前期供应紧张的现象得到缓解。进口煤增加,弥补了国内煤源不足,也是煤价下行的因素之一。在国内煤炭产量下降的同时,进口煤炭总量出现上涨。电厂耗煤不及预期,采购价格出现下调。受南方持续降雨天气的影响,沿海电厂电煤消费偏弱,北上拉运积极性较差。随着煤炭发运恢复至正常水平以及主产地煤价下行,部分电厂电煤采购价格出现下跌。煤炭供应整体趋稳,而下游电力企业库存高位,用煤需求提升有限,煤价将以稳中下行为主。

  (二)下游需求行业

库存居高不下 甲醇低位徘徊

  煤制烯烃生产装置除了停车检修外,运行整体平稳,开工基本维持在80%以上。二季度开始,甲醇生产装置例行春季检修,其配套烯烃也同步检修,导致烯烃开工率出现回落,最低接近70%,甲醇刚性需求有所下滑。7月份开始,部分MTO装置恢复生产,烯烃开工也窄幅提升,但多维持刚需采购,市场买气并不高。截至7月底,煤制烯烃装置平均开工负荷在76.35%,上涨3.55个百分点。

  受到疫情的冲击,甲醇下游传统需求行业更加惨淡。二甲醚以及甲醛行业上半年维持低负荷运行状态,开工不足三成,MTBE开工基本维持在五成附近,醋酸表现尚可,开工水平6月份开始稳步回升,7月份逐步超过80%。截至7月底,甲醛、二甲醚、MTBE以及醋酸的开工率分别为21.37%、17.23%、56.59%、81.03%。传统需求行业变化微弱,表现依旧不温不火,对甲醇需求难以提升。

  六、后期走势预测

  甲醇市场供需矛盾得不到解决,走势难言乐观。国内现货市场气氛低迷,低价货源增加。西北主产区企业报价再度创新低,厂家面临较大亏损压力。同时签单及出货情况欠佳,企业心态受挫,部分降价排货。装置集中检修期已结束,后期企业检修计划不多,甲醇开工水平将逐步回升。下游市场需求至今尚未恢复正常水平,跟进速度滞缓,难以提供有效支撑。煤制烯烃表现尚可,多数维持刚需采购。而传统需求行业维持低负荷运行态势,淡季因素使其更加不济,对甲醇消耗量有限,且提升空间不大。此外,进口利润可观,导致甲醇进口量超预期增加,进一步冲击国内市场。沿海地区甲醇库存持续累积,增加至147万吨,创历史新高,部分库区罐容紧张。甲醇难以启动去库存,港口库存长期处于高位,压制甲醇上行。受制于自身疲弱的基本面,甲醇市场回暖乏力。后期甲醇将维持低位震荡格局,去库存若能顺利启动,重心有望窄幅抬升,但难以形成单边行情,区间操作为主。8月中旬附近主力合约面临移仓换月,甲醇市场弱现实强预期下,远月合约走势略强,09合约上方1850承压,01合约上方空间在2000附近。

  

(责任编辑:赵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