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股资本集体发力助推人民币新涨势

美元持续疲软,正掀起人民币汇率新一轮涨势。截至6月8日19时,境内在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Y)徘徊在6.9479,境外离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H)报在6.9508,盘中双双创下3月下旬以来最高值6.9358与6.9272。

美元持续疲软,正掀起人民币汇率新一轮涨势。

截至6月8日19时,境内在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Y)徘徊在6.9479,境外离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H)报在6.9508,盘中双双创下3月下旬以来最高值6.9358与6.9272。

在对冲基金MKS PAMP分析师Sam Laughlin看来,美元持续贬值对人民币汇率上涨的带动效应,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8月6日美元指数跌至年内低点92.49,令人民币汇率估值相应回升,二是过去一个月美元大跌逾4%正驱动越来越多全球资本涌入新兴市场资产,进一步抬高人民币汇率估值。

“此外,这轮人民币汇率上涨行情还与全球资本大举流向人民币资产存在着极高的正相关性。”分析师Sam Laughlin透露,随着中美利差扩大至历史高点243个基点,加之美元贬值持续“吞噬”持有美债的实际收益率,大量全球资本对人民币资产的配置需求日益旺盛。今年7月,逾70家海外投资机构通过债券通渠道完成首笔人民币债券交易,推动人民币汇率成功收复7整数关口。

“可以预见的是,只要海外资本持续加仓人民币资产,加之美元指数跌跌不休,人民币汇率很快会跨过6.9一线。”Sam Laughlin认为。

记者多方了解到,人民币汇率涨势不减,正令越来越多海外投资机构再度调整汇率风险对冲操作策略――7月以来,不少海外投资机构干脆在加仓人民币债券同时,不再买入看跌人民币的远期掉期产品进行汇率风险对冲。

“此举将令他们的人民币债券投资组合额外增加30-40个基点的收益。”一位美国大型资管机构亚太区首席代表向记者指出,鉴于当前全球资本正大举追逐收益率,这份额外回报对海外投资机构增强业绩表现显得尤其重要。

相比而言,国际大型投资机构则显得比较谨慎。尽管他们同样看好人民币未来涨势,但鉴于近期人民币汇率隐含波动率加大,他们正通过波动性套利策略,缓解汇率异常大幅波动对人民币债券投资组合的负面冲击。

人民币飙涨的幕后推手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7月28日当周,美元的投机净空头头寸较前一周骤增54.6亿美元,创下2011年8月以来最高值242.7亿美元。这意味着美元贬值压力正在进一步增强,驱动人民币获得更大的上涨动能。

一位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向记者透露,过去两个交易日推高人民币汇率的一大资本推手,就是市场游资投机买盘。

“此前他们担心中美关系趋紧对人民币汇率构成下跌压力,一直不敢轻举妄动,但随着8月5日市场传闻美国财政部计划创纪录地发行1120亿美元3年期、10年期和30年期国债(令市场对美国财政赤字快速膨胀担忧加剧)导致美元指数一下子跌至年内低点92.49,他们便大胆买涨离岸人民币汇率套利。”他表示,过去两个交易日投资资本新增的离岸人民币净多头头寸规模达到约18亿-20亿美元,令汇率直线上涨逾400个基点。

这带动不少量化投资型基金被迫止损离岸人民币空头头寸,转而加入看涨人民币汇率阵营。

记者多方了解到,鉴于中美关系趋紧令人民币汇率承压,不少量化投资型对冲基金此前加仓离岸人民币空头头寸时,将止损价格设在6.95-6.98之间。随着8月6日离岸人民币汇率一路上涨触及3月下旬以来最高值6.9272,他们迅速对人民币空头头寸进行止损离场,间接助推人民币汇率涨幅扩大。

相比而言,不少外贸企业的汇率追涨步伐显得“慢了一拍”。

一位华东地区外贸企业财务总监向记者透露,他们直到8月6日早上才注意到境内外人民币汇率已上涨突破6.94,因此企业高层赶紧要求他们迅速将60%闲置美元头寸结汇,尽可能降低汇兑损失。

与此同时,不少打算购汇对外付款的企业又动起“延后购汇”的念头。

一位股份制银行金融市场部交易主管透露,在境内外人民币汇率双双上涨突破6.95后,不少外贸企业购汇意愿纷纷下降,因为他们开始豪赌人民币汇率会持续上涨逼近6.90,令购汇成本进一步降低。甚至部分外贸企业早已在离岸外汇市场买入1个月期执行价在6.85-6.9之间的人民币掉期产品。

“我们建议这些外贸企业不要随波逐流,反而在人民币汇率持续快速升值期间需密切留意汇价突然反转风险。”他告诉记者。因此他们加大人民币风险逆转组合期权的推介力度,即企业在风险逆转组合期权存续初期无须支付期权费,且只要期权行权价落在企业风险承受范围内,他们就能以较低成本对冲人民币汇率大幅反向波动风险。

海外投资机构削减看跌人民币操作力度

尽管没有直接大举买涨人民币汇率,近期持续加仓人民币债券的海外投资机构却以另一种方式“力挺”人民币。

前述美国大型资管机构亚太区首席代表向记者透露,7月以来,他们一面加仓人民币债券,一面大幅削减人民币汇率对冲操作力度(即调降看跌人民币规模)。

“此前我们担心中美关系趋紧会导致人民币汇率可能再度复制2019年8-9月份大幅回落走势,因此在加仓人民币债券同时,对80%持仓头寸的外汇风险进行套期保值。”他指出,所谓的套期保值,主要是买入1年期执行价在7.1-7.2之间的远期人民币看跌型掉期交易产品,从而规避中美关系趋紧令汇率承压的风险。

然而,随着7月美联储表态将在较长时间维持极低利率触发美元持续走低,他所在的大型资管机构高层纷纷看好人民币中长期走势,决定将新增人民币债券头寸的汇率风险对冲操作比例降至50%,此举等于间接放大了人民币汇率上涨幅度。

在他看来,未来这些资管机构高层还会关注三大市场指标,决定是否进一步削减人民币汇率风险对冲力度:一是衡量美元指数投资人信心状况的指数,如今这个指数已跌破25,表明市场极度看跌美元;二是3个月美元LIBOR拆借利率,目前它触及2014年底以来的最低点0.242%,表明美联储无限量QE措施正令美元流动性变得极其泛滥;三是美国财政部发债动向,若美国财政部持续创纪录地发行长期国债为经济刺激计划筹资,市场对美国财政赤字过度快速膨胀的担心将加剧,触发美元扩大跌势。

对冲基金Thread needle资深策略师EdAl-Hussainy表示,影响海外投资机构是否持续削减人民币汇率风险对冲操作力度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海外资本单月增持人民币债券额度能否持续超过千亿。

“考虑到人民币汇率涨势与海外资本加仓人民币债券力度存在较强正相关性,若每月海外资本都能保持加仓逾千亿人民币债券的节奏,人民币汇率有望很快收复6.9整数关口。”他指出。这反过来也会助推越来越多海外投资机构大幅削减人民币汇率对冲操作力度。尤其在当前全球低利率(收益率低于1%)债券规模激增倒逼资本追逐更高债券收益率的环境下,通过削减人民币汇率对冲操作力度所创造的额外30-40个基点回报,对他们而言具有相当高的吸引力。

(作者:陈植 编辑:李伊琳)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