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发行虚拟货币的动机和影响

  我们可以参考美国以及新加坡、日本的做法,对现有数字货币政策进行调整,允许商业机构基于类似稳定币的模式开展跨境支付业务,或者提供便于创新的“监管沙箱”,让业务创新实质纳入现有支付监管框架内。

  我们可以参考美国以及新加坡、日本的做法,对现有数字货币政策进行调整,允许商业机构基于类似稳定币的模式开展跨境支付业务,或者提供便于创新的“监管沙箱”,让业务创新实质纳入现有支付监管框架内。

  智库观点

  尹振涛

  近日,由Facebook(脸书)联合多家大型机构发起的数字货币联盟Libra(天秤座)正式发布白皮书,披露数字货币Libra币的相关信息,并宣布将于明年上半年正式上线。此外,IBM和JPMorgan(摩根大通)也于近期分别发布各自的数字货币项目World Wire和JPM Coin。总体来看,由美国私营企业主导的数字货币已进入倒计时,若其能顺利开展,将严重影响中国跨境支付自主权和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Facebook发行Libra的基本情况和本质特征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Facebook发行Libra的使命是建立一个简单的全球货币和金融基础设施,通过一个新的去中心化的区块链、低波动性加密货币和智能合约平台为负责任的金融服务创新创造新的机会。对于每个新创建的Libra加密货币而言,在Libra储备中都有相对应价值的一篮子银行存款及短期政府债券,以此建立人们对其内在价值的信任。任何持有Libra的人可以获得高度保证,可以根据汇率将持有的这种数字货币兑换为当地货币。

  Libra本质上仍高度依赖于法定货币。Libra币的发行和流通体系与真实的法定货币密切相关,具体体现在:一是Libra币的汇率是锚定一篮子法币;二是Libra币的发行依赖于用户的法币兑换行为;三是Libra币的价值由等值法币的储备资产保障。综上所述,由于稳定机制的作用,Libra具有一定法币的机理,属于“跨主权数字货币”范畴。

  Libra的治理结构和合规安排

  Libra的运作依赖于去中心化的治理结构和基于区块链的技术架构,这些治理和技术方案让其取得更广泛的信任,实现更高效率、更低成本的货币清算效率,最终让其成为跨机构、跨国家、跨法币的货币发行和流通体系。

  作为一种新型的数字货币,Libra需应对牌照、反洗钱、数字货币等多种合规要求。目前公开资料显示,这些问题在大部分国家都将由各国加盟机构自行承担,Libra本身并不承担。针对反洗钱反恐怖融资风险,目前,Libra协会主要依赖成员机构来各自完成,KYC都是交由用户所属的加盟机构自己履行。针对反洗钱风险,推测各机构通过事后的交易回溯,结合用户地址和真实身份的对应关系,实现大额和异常交易的报送。针对反恐怖融资风险,可以通过在区块链上实时更新的黑名单来约束各机构来识别并拒绝相关账户的开立。

  Facebook发行数字货币的可能想象

  不可否认,就商业机构而言,赚取高额的利润始终都是其首要目标。作为以社交软件为基础的Facebook可以通过Libra直接进入规模巨大的支付领域,并从最高点切入金融科技领域,赚取巨量的收入和利润。当然,Facebook跟银行、基金、证券公司、交易所、保险公司等传统金融机构合作,在自己的体系中创建各种金融产品,成为用户的金融服务入口,全球最大的金融中介,更可以赚取高额的中介费用。不过,尽管可能创造数百亿甚至上千亿美元的利润,但对于Facebook的Libra数字货币来说,其想象空间远不止于此,成为全球数字经济的中央银行,建立新的数字经济帝国是其终极目标。

  第一,Facebook希望通过Libra项目升级为数字经济世界里同时掌握铸币权和信贷权的超级银行。Libra将锚定多国法币组成的一篮子货币,听上去似乎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提款权(SDR)有神似之处,而这也就意味着Libra是一种加密数字货币和通证经济领域中所谓的“稳定币”。Facebook网络内将建立繁荣的电商、游戏、服务、金融等数字经济生态,大量产品和服务直接以Libra计价,接受Libra支付。全球Facebook用户将逐渐建立对Libra本币的直接信任,因为在整个Facebook社交网络和无数的二级市场中有二十几亿人愿意主动用自己的资产、现金、产品与服务为Libra提供承兑。到了这一步,就意味着流通的Libra当中,很大一部分,甚至是绝大多数,只在Facebook数字经济生态内循环,根本不会被兑现。Facebook仍然会提供一个兑现承诺,但实际上并不需要承担兑现义务,这就给了它一定的权利,可以通过购买或者交易各种资产来增发Libra,而这就是事实上的铸币权。

  第二,Facebook希望通过Libra项目建立自己的金融辛迪加体系,并且以此为基础建立一个强大的数字经济帝国。目前还不了解Facebook与其100个盟友节点之间将建立怎样的治理关系,如何将铸币权与其盟友分享,是否赋予它们信用扩张的权利。不管怎样,可以肯定的是这些节点在足够的激励之下,将成为Facebook数字经济体在各地区、各行业的代表。它们将推动27亿用户在这个经济体中经营、创业、投资、贸易、彼此提供服务以及从事各种金融活动,形成一个互联网上的、完整的数字经济帝国。随着用户数量的激增和合作伙伴的扩大,这个数字经济帝国的GDP可能超过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并能逐渐建立自己的一整套治理制度。

  Libra对非锚定币及国际货币体系的不利影响

  第一,Libra增强锚定法币稳定性,对非锚定货币有挤出效应。一方面,对于Libra非锚定货币,Libra可能对其在经济体中有挤出效应。Libra的商业生态对流通国家的法币在商业场景中的应用有替代效应,降低了本国法币的货币乘数和流转速度,使本国法币的利率和货币政策的传导会受到阻碍。由于Facebook可以通过Libra建立独立于本国法币体系的商业闭环生态,其本币受影响程度取决于Libra商业生态相对于本国总体经济的比重。另一方面,对于Libra锚定的法币,增强了稳定性。Libra创造了对锚定法币的增量需求,但是不直接影响货币乘数和货币政策。随着Libra生态的扩大,对Libra增长的需求推动对锚定法币的“投资”需求,增强锚定法币的稳定性。

  第二,Libra将进一步巩固美国主导的全球支付清算体系,并影响其他国家的支付清算自主可控性。长期以来,美国主导着全球的支付清算体系。例如美国的Fedwire和Chips作为美元大额清算系统,也是全球最重要的大额清算系统,帮助美元在美国境内和境外银行间的清算。在零售层面,则前后经历三波美国主导的清算系统浪潮:第一波是上世纪中叶开始,以Visa和Mastercard为主导的银行卡清算系统全球化网络;第二波是本世纪初开始,以PayPal、Stripe为代表的在线零售支付系统;第三波则是目前刚开始的,包括Facebook主导的Libra(28家初创成员中20家是美国企业)、JPMorgan主导的JPM Coin、IBM主导的World Wire,分别从互联网公司、传统金融机构和传统科技公司角度发起的数字货币体系。支付清算基础设施是美国维持霸权地位的重要手段,Libra等数字货币将延续这一局面。尤其是Libra目前28家成员机构中,美国机构达到20家。

  总结与启示

  Libra创始会员囊括美国各时期的代表性创新企业,其本身得益于美国包容的创新体制。如第三方支付代表PayPal、网约车代表Uber、社交网络巨头Facebook、数字资产交易所Coinbase。这些企业都曾由于创新而饱受争议。但是,这些企业都在美国找到了生存空间,逐步和监管共生共融,缓慢而深刻地改变世界,体现了美国强大而包容的创新体制。

  虽然目前美国国内对Facebook发行数字货币的举措存在争议,特别是监管部门、财政部以及国会存在明显的分歧,但是根据以往的经验以及美国政府对待市场创新的一贯态度,我们应该相信Facebook通过不断妥协和调整现有方案,在符合美国利益和监管原则的基础上最终会被推向市场。当然其最终是否会实现商业上的成功,还需要通过市场的检验。

  相比之下,中国目前也有一批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互联网公司,同样也得益于中国对科技创新的鼓励和支持,但前期由于数字货币、ICO成为非法集资、传销的手段与工具,我国对数字货币实行严打政策。稳定币由于有实际的抵押资产,价值波动相对较小,其性质与比特币以及其他机构ICO的数字货币有一定区别,更多是一类支付类通证(Payment Token),而不是一类证券类通证(Security Token)。因此,我们可以参考美国以及新加坡、日本的做法,对现有数字货币政策进行调整,允许商业机构基于类似稳定币的模式开展跨境支付业务,或者提供便于创新的“监管沙箱”,让业务创新实质纳入现有支付监管框架内。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