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岁币安:BNB助推业务升级,全球版图轮廓日渐清晰

币安已经成立3年了。业内很多人听到的第一反应就是惊讶,原来币安才3年。

3岁币安:BNB助推业务升级,全球版图轮廓日渐清晰

币安已经成立3年了。业内很多人听到的第一反应就是惊讶,原来币安才3年。

3年的时间,对整个公司的成长周期来说,不算短但也不够让它足以强大到站在业界金字塔的顶端。但在加密货币领域,成立仅3年的币安目前已经是全球最大的加密数字货币交易平台。

比起交易平台,币安真的显得太年轻了。

过去三年,无论是加密资产还是产业区块链,币安始终给外界呈现的是努力构建全球价值联动的流转的网络。何一说,这是币安从成立之日起一直秉承的价值理念,未来也将会把它作为币安发展的终极目标。从数字货币交易、开放矿池、项目投资到慈善公益、底层技术搭建以及区块链产业研究,币安的生态版图轮廓正在一步步变得清晰和充盈。

在接受链得得的采访时,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非常骄傲地肯定了币安这三年来的发展成果。 在她看来,币安能在上线三年就一跃成为头部交易所,除了自身的全球化战略布局外,更重要的是在数字资产和区块链行业顺势而为。

三年前的7月,币安正式上线。在上线初期,为了规避政策风险,币安限制了国内IP的访问和交易,且只允许“币币交易”。同年9月份,一场声势浩大的监管风暴席卷整个国内币圈,国内交易所纷纷关停。

不过得益于币安在创立初制定的国际化战略和“币币交易”的理念,巧妙的把这次的危机转变成了另一种机遇。这种战略的制定直接为币安带来了海量的用户群体和交易量。不到半年时间,也就是2017年12月7日,币安注册用户突破100万。同年12月28日,币安24小时交易量突破100亿美元。

对于一个刚成立半年的交易所而言,似乎算是首战告捷。

赋能BNB,打通上下游的价值资源

近日,币安官方宣布完成2020年度Q2季度BNB销毁,共计销毁3477388 BNB,本次销毁让价值$60,500,000美元的BNB退出流通市场,Q2季度的销毁较上个季度依旧有所小幅上升,续创币安季度销毁的历史新高。

3岁币安:BNB助推业务升级,全球版图轮廓日渐清晰

回顾2017年10月18日,确定通缩机制的BNB迎来第一次销毁,当季销毁98.6万BNB。踩着比特币牛市的行情周期,币安销毁数量短线递增。

“在2018年,我们增加了至少50个支持BNB流通的合作伙伴。币安币现在拥有很全面的使用场景,不仅包括预定航班、酒店或酒吧、咖啡厅、餐厅,也包括线上的游戏和娱乐场景;BNB用户甚至可以用BNB进行贷款抵押。”赵长鹏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踌躇满志。

目前,BNB的总量为1.52亿,据非小号显示,截至7月21日下午13点,BNB暂报17.56美元,流通市值为26.82亿美元,全球排名第9;OKB暂报5.14美元,流通市值为14.37亿美元,排名第14; HT暂报4.22美元,流通市值为9.53亿美元,排名17。

具备先发优势的BNB维护了自己在平台币通证的老大位置,这与币安打造生态链,赋能BNB有着紧密关系。

3岁币安:BNB助推业务升级,全球版图轮廓日渐清晰

币安应用场景版图(更新于2019年10月6日)

很早之前,币安已经将BNB作为币安生态通证,利用BNB将产业上下游的资源连接起来,通过在币安链中扮演原生通证的角色,BNB顺利流通到交易、使用场景和链上应用等业务中。BNB也逐渐从一个交易型的通证升级为一个“链接器”的角色,成为币安生态的桥梁。

目前BNB的持仓用户超过100万,应用场景超过180个,市值超过170亿元人民币。伴随着头部交易所生态持续扩张,他们的平台币通证也将成为整个生态体系中的价值组成部分,未来或许将进入主流数字货币资产的价值投资序列中。

搭建底层技术框架,构建开放的生态体系

纵观币安整个的发展路线其实一个呈放射状的多头并进的模式,以币安交易所为核心,同时衍生出多条业务路线,包括底层公链技术搭建、开放平台建设、区块链产业研究等。

币安的底层技术框架由币安链来承担,币安链是由币安以及社区开发的新一代公链。不同于以太坊、EOS、Tron等公链,币安链是一条没有智能合约的专用链,其主要功能为资产上链、token交易与流通。自2019年4月上线以来,币安链的区块高度已经超过了八千万,记录了超过七千七百万笔交易,链上地址总数也超过了48万。

目前币安链的功能专注于区块链的金融和资产属性,而币安链上的Dapp,严格意义上讲有且只有币安Dex一个,二者是相互作用的关系。币安DEX是基于币安链区块链开发的去中心化交易功能,旨在促进社区发展,加速行业点对点(P2P)交易的长期愿景。目前在币安DEX上总共有110种代币的135个交易对,币安DEX的累计交易总量已经超过了8亿美金。

Vite CEO刘春明认为,长远看DEX在未来会成为主流,但它的发展不会是一步到位的。交易所需要从中心化的技术和治理模式逐渐向去中心化的方向迭代演变。

当前币安链更多的是解决一些相对比较高频小额的场景,对于一些大额交易,它并不擅长,这也是币安之后要提供一种高性能公链的原因。

币安创始人赵长鹏在今年2月份接受彭博社专访时谈到,“理论上来说,我们可以让世界上任何人建立自己的交易平台。”赵长鹏指的正是币安推出的币安云。

币安云的面世有两方面的积极意义,其一是对币安自身而言,通过云服务将业务范围触及到全球各地更广泛的用户群体,从而获得更多的流量和盈收的增加。其二,从币安的战略层面考虑,这或许是赵长鹏口中“开放性战略布局”的重要一步。赵长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公开谈到,币安云将在未来5年内,取代币安区块链资产交易平台成为最大的营收来源。

但在何一的眼中,币安还非常年轻,即便拥有今天这样的资金量和用户级,它依旧是个初创企业,是一个婴儿,未来还会有很长的路要走。

今年4月份,币安推出了自己的交易所矿池,这意味着目前国内几大头部交易所均已入局挖矿行业。事实上,与其他几个交易所相比,币安入局矿池已经算比较晚了。 币安矿池负责人何可人认为整个区块链行业处在变革和洗牌的拐点,未来将向规模化、专业化、体系化的方向发展,矿池这个领域有可能成为整个行业的金融端口。

作为币安生态重要的一环,币安矿池打通了矿工和币安生态所有业务的通道,在充分挖掘矿工需求后,为矿工定制的金融工具都会陆续上线,除此之外,针对不同矿工的特殊需求,还可以提供定制化服务,为矿业生态做出贡献。

助推行业发展,币安产业区块链做了哪些?

一直以来,更多人把币安定义为一个“海外”的加密数字资产交易平台,而忽略了在它在产业区块链应用落地上的建设。

今年区块链产业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市场活力。四月,发改委宣布将区块链纳入新基建范畴,这是继2019年10月24日区块链被国家高层重视后,有关区块链的又一利好消息,国家政策的肯定和支持带给了区块链行业更多探索和延展的机会。对于币安来讲,中国有广阔的产业区块链应用市场,加上国内政策的支持,未来产业发展极为可观。

年初3月,币安中国区块链研究院入驻(上海)临港新业坊,联合临港新业坊、临港创新管理学院共同推进中国区块链核心技术研究、行业应用发展、产业生态打造,并聚焦中国区块链人才培养和知识推广。

“长三角必将成为区块链应用创新全球最大、跑得最快的实验室之一。币安中国区块链研究院与(上海)临港新业坊、临港创新管理学院共同设立研究院,对币安中国区块链研究院,布局中国产业区块链具有战略意义。”在接受链得得采访时,币安中国区块链研究院院长Helen Hai说道 。

此后6月,币安中国区块链研究院又加入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发起的“可持续基础设施助力‘一带一路’,加速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行动平台。Helen Hai认为,借助行动平台,币安将发挥一个社会责任企业应该肩负的责任,帮助覆盖 60% 全球人口的一带一路地区提升整体医疗水平,赋能各地区可持续发展的动力。

值得一提的是,这并非是币安首次参与的慈善公益活动。2018年的时候,币安成立了非盈利组织币安慈善,通过利用区块链技术,让更多的资本参与公益捐赠,同时,帮助公益慈善行业进行创新改革。目前,币安慈善已经落地 20 个国际发展公益项目,超过十万个最终受益人,并基于区块链技术,实现将近一千万的美元公益善款的上链追踪。

此外,币安研究院也在近期推出了“数字新基建,百城千企星火计划”,在未来 2 年致力于扶持超过 1000 家区块链产业合作伙伴,赋能新基建数字化转型企业核心需求。除了提供专家扶持和技术咨询,币安研究院还将提供资金以及技术扶持。

“币安区块链研究院作为行业内既有技术积累又有全球资源的团队,他们牵头去做赋能实体行业的事情,让区块链技术更广泛的落地,从而推动整个区块链行业从量到质的飞越。”何一对链得得表示。

未来三年,去往何处?

过去三年,币安的生态体系不断壮大,从一个币币交易平台发展为覆盖众多区块链业务的生态系统――包括币安交易平台、币安链、币安DEX、币安学院、币安矿池、币安研究院、币安慈善等。

而未来三年,币安又去往何处?

何一给出了答案:不断战胜过去的自己是未来币安将持之以恒要做的事情,币安的使命是通过技术拓展,让更多优秀的人才进去区块链行业,持续创新开发实际应用。在币安未来具体规划上,何一透露了三点:一是不断提升及迭代币币交易业务,二是加密货币的部分合规法币交易,三是打造金融公链以及去中心化交易平台。(本文独家首发链得得App)

(责任编辑:张潮 HZ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