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汇通产品逾期揭开中科建设“爆雷”谜团,中科院行政管理局“资本梦”两度破碎

红周刊 记者 | 惠凯2018年以来,信托业爆雷事件不断,其中就包括了“中科建”,负债总金额高达700亿左右。《红周刊(博客,微博)》记者获悉,“中科建”体系下的公司互相担保,其依仗着“中科院行政管理局”的背景获得投资人的信任。此外,中科院行政管理局旗下的企业还曾以“白衣骑士”的身份介入到腾邦国际(300178,股吧)的管理权之争中,但在入主近大半年后,腾邦国际的债务问题和退市危机均未化解,只得于今年5月选择退出。

红周刊 记者 | 惠凯

2018年以来,信托业爆雷事件不断,其中就包括了“中科建”,负债总金额高达700亿左右。《红周刊(博客,微博)》记者获悉,“中科建”体系下的公司互相担保,其依仗着“中科院行政管理局”的背景获得投资人的信任。此外,中科院行政管理局旗下的企业还曾以“白衣骑士”的身份介入到腾邦国际(300178,股吧)的管理权之争中,但在入主近大半年后,腾邦国际的债务问题和退市危机均未化解,只得于今年5月选择退出。

中科汇通产品逾期,揭开中科建飞爆雷冰山一角

近期,“中科建”旗下的子公司中科汇通(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中科汇通”,下同)的投资者向《红周刊》记者爆料,称中科汇通发行的私募基金已逾期数月。

公开信息显示,中科汇通曾自称是“中科建飞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全资控股的投资平台,也是中科院旗下唯一的私募资金平台”。而天眼查APP显示,中科汇通是中科建飞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称“中科建飞”)的全资子公司。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中科汇通共备案了10只基金,且全都集中在2017年6月~2017年12月。此外,据天眼查APP,中科汇通旗下还有10多只有限合伙制基金,基本上也都成立于2017年下半年左右。

投资人杨先生告知《红周刊》记者,中科汇通旗下发行的部分产品投向了中科建飞项目。杨先生透露,他购买的是中科汇通上海新虹桥酒店并购基金。基金协会数据显示,中科汇通为新虹桥酒店并购项目发行了至少4只基金。他表示,受中科建飞爆雷事件影响,中科汇通上海新虹桥酒店并购基金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出现兑付风险。

据《红周刊》记者了解,中科建设开发总公司(以下称“中科建设”)为中科建飞对新虹桥酒店并购基金履行的义务承担连带担保责任。天眼查APP显示,中科建设是中国科学院行政管理局的全资子公司。

2018年至今,法院多次因中科建飞的被执行人身份冻结了中科汇通的股权,而中科汇通也疑似无法正常经营――据上海宝山区市场监督局,因其未能在规定期限内披露年报,市场监督局已将中科汇通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此外,因“未按要求进行产品更新或重大事项更新累计2次及以上”等原因,中科汇通已被列入基金业协会“异常机构”名单。

中科院行政管理局“资本梦”再度破碎

产品兑付频频逾期,这让市场和舆论也注意到了中科院行政管理局。譬如就中科汇通来说,有网络通稿显示,2018年4月,中科院行管局局长参加了中科建飞的座谈会,并现场调研了中科意邦项目(据天眼查APP,中科汇通持有意邦置业20%的股权)。

中科汇通产品逾期揭开中科建设“爆雷”谜团,中科院行政管理局“资本梦”两度破碎

事实上,中科院行政管理局在资本市场上早已是一个复杂的存在。《红周刊》记者获悉,这一定程度上与中科院希望在资本市场大展拳脚的想法有关。譬如,2018年底腾邦国际出现经营和现金流危机后,2019年8月,公司实控人钟百胜曾将大股东腾邦集团的股权表决权委托给中科院行政管理局旗下的中科建业,但上市公司的危机化解却毫无进展。今年5月,中科建业又解除了表决协议,钟百胜重任上市公司实控人。

腾邦集团一家债权人代表告知《红周刊》记者,中科院旗下有很多的科研项目和团队,也有资本运作的想法,因此才同意了以中科院行政管理局的名义入主腾邦国际,推动资本运作和地产项目开发,但之后发现上市公司最需要的也是资金,而中科院本身也缺乏资金,最终双方各自的目的均未达成,不得不退出上市公司。

在中科汇通出现兑付危机后,杨先生透露,投资人曾赴北京和中科院行政管理局谈判。彼时后者也曾有负责人表示,将全力协调融资方和管理人保证投资人的兑付,但迄今进展不大。

那么,中科建系统的资产和负债到底是多少?据《财经》(博客,微博)报道,中科建设的主要资产为应收账款及长期投资,两类资产账面金额共计278.64亿元,占其总资产的92.94%,而其债务申报金额则达700亿元。

除了普通投资人身陷“中科建危机”外,不少基金子公司和信托公司还踩雷其中。在信托公司中,原中江信托发行的金鹤148号、吉林信托・汇融38号中科建设特定资产收益权资金信托均已逾期。另外,业内踩雷大户钜派的旗下子公司长江钜派也与中科建存在合作。2019年4月,有自称长江钜派的员工通过网络发出匿名信称,长江钜派协助中科建发行了两只基金,募资规模超2.5亿元,已经爆雷。

在中科建设爆雷事件中,被屡受诟病的是中科院行政管理局与不少企业存在股权关联,而这也是相关企业能够获得投资人信任的重要原因之一。此前《红周刊》记者在报道民创集团爆雷事件时了解到,民创集团及关联公司与国企/地方政府的合作正是迷惑投资人的重要手段之一。

民创投资人李先生向《红周刊》记者透露,据其观察,近些年市场上有一批国企或事业单位向民企提供“股权挂靠”业务,以粉饰其看似雄厚的背景,但往往会在持股两三年后退出,尤其是2018年底的民企纾困行动以来,这一现象更加频繁,表现最典型的是就是“中科系”、“中铁系”。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