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指标”“ 告警”:美股“最疯”,A股“洼地”,投资者该怎么做?

红周刊 作者 | 张俊鸣知名投资大师巴菲特有知名的“巴菲特指标”,用股市的总市值和GNP(国民生产总值)的比值用来衡量股市的估值水平,如果超过100%被认为进入警戒区,低于80%则被认为存在较强的增长潜力。最新数据显示,目前全球股市的“巴菲特指标”已经超过100%的警戒区,其中美股已经超过170%,如果考虑到疫情可能导致今年全球经济出现负增长,这一比值还会进一步上升。对A股来说,目前“巴菲特指标”虽然低于全球平均水平,经济增长也比较稳健,但如果考虑到香港H股、海外中概股的庞大市值以及大量在“排队”的新股,未来仍然存在“长胖不长高”的可能。

红周刊 作者 | 张俊鸣

知名投资大师巴菲特有知名的“巴菲特指标”,用股市的总市值和GNP(国民生产总值)的比值用来衡量股市的估值水平,如果超过100%被认为进入警戒区,低于80%则被认为存在较强的增长潜力。最新数据显示,目前全球股市的“巴菲特指标”已经超过100%的警戒区,其中美股已经超过170%,如果考虑到疫情可能导致今年全球经济出现负增长,这一比值还会进一步上升。对A股来说,目前“巴菲特指标”虽然低于全球平均水平,经济增长也比较稳健,但如果考虑到香港H股、海外中概股的庞大市值以及大量在“排队”的新股,未来仍然存在“长胖不长高”的可能。

“巴菲特指标”全球“亮红灯”,A股“风景独好”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截至8月12日,全球股市总市值超过88万亿美元,而去年全球生产总值为87.75万亿美元,“巴菲特指标”已经超过100%,“红灯”亮起。相比往年全球经济还能够通过正增长来逐步化解“巴菲特指标”过高的泡沫,今年受疫情影响许多经济体出现负增长,“巴菲特指标”按今年的生产总值计算恐怕还会更高。而在2007年底和2018年初,这一指标都曾经超过100%,全球股市之后也的确发生大回调。更令人忧虑的是,作为全球股市的龙头美股,“巴菲特指标”的比例更高,已经超过170%,而美国的经济成长和股市上涨之间同样存在明显的背离。这也无怪乎这一指标的提出者巴菲特本人,在二季度进一步将现金储备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位,而且还罕见大举增持黄金股,体现出巴菲特本人对美股乃至全球股市估值水平的警惕。

美股在疫情和经济并未好转的情况下,用注入巨量流动性“打鸡血”的方式维持股市强势,进而出现“大到不能倒”的情况,最终如何收场还不得而知。如果能通过经济快速恢复增长来“做实”高估值,那么这种“时间换空间”的手法对全球股市的直接冲击将会比较缓和。而如果是出现刺破泡沫的“硬着陆”,那么一场风暴也会不可避免地出现,对开放程度日深的A股也会造成影响。因此,对美股和全球股市的“巴菲特指标”高低,A股投资者不可存有“自扫门前雪”的心态,密切关注国际市场的动态不可放松。

让投资者略微宽心的是,A股的“巴菲特指标”相对合理,目前大约处于75%左右的水平,不仅远低于美股和全球的平均水平,甚至还处于“巴菲特指标”设定的可投资范围内。同时,中国今年的经济有望取得正增长,发展态势比大部分经济体要好,到年底的时候总市值的增长未必会大幅提升“巴菲特指标”,可谓“这边风景独好”。对全球投资者来说,这一指标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A股的“洼地效应”,未来在面对全球市场震荡时有望展现出更好的韧性。

全球化下单一股市“巴菲特指标”的局限性

对比“巴菲特指标”,尽管美股存在泡沫而A股有上升潜力,但在全球化环境下,单一股市的“巴菲特指标”存在一定的局限性。相比20年前巴菲特提出这一指标之时,目前股市的全球化水平更高,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巴菲特指标”的有效性。这里所说的全球化,除了境外资金进入本国市场,不同无风险利率水平的资金面对同一估值水平的股市有不同的风险偏好之外,更重要的是包括了境外公司的市值以及本国公司海外营收、净利润比重的提升。以美股为例,在过去20年的全球化深化过程中,有大量的境外公司在美股上市,同时美国公司在海外取得利润的比例也在上升,这部分来自海外的市值混在美股总市值中,和美国自身的生产总值进行对比,计算股市的估值水平显然会存在一定的偏差。海外的成份越大,偏差也就越大。这也是近年来美股的“巴菲特指标”逐步走高,并未立刻引发股市大幅回调的内在原因之一。

和美股相反,A股的全球化程度更多体现在本国公司市值的“对外输出”方面。除了在A股上市,许多中国公司选择海外市场上市,其中以港股和美股为最大宗。这也意味着,把A股市值和国内生产总值进行简单对比同样存在偏差。如果说从“巴菲特指标”来看,美股的有所高估、A股有所低估的话,二者的差距并不像指标所反应出的那么大。

“长胖不长高”的隐忧和个股分化的大趋势

除了海外上市部分的市值因素之外,在目前注册制扩大实施、新股扩容速度加快的情况下,A股也极可能出现总市值增加、指数原地踏步的现象,特别是类似蚂蚁集团等大市值公司在A股上市,更容易产生这种“长胖不长高”的现象。事实上,这一现象在过去十年已经有所体现。2011年10月至今,沪深两市的总市值增加了2.2倍左右,而同期沪深300指数只增长了82%左右,差距不可谓不大。如果考虑到许多投资者频繁交易带来的“摩擦成本”,大部分投资者跑赢指数的难度较大,超越总市值膨胀的幅度更是难上加难。

附图 沪深总市值VS沪深300指数

“巴菲特指标”“ 告警”:美股“最疯”,A股“洼地”,投资者该怎么做?

“长胖不长高”是指数的隐忧,而个股分化更是影响投资者长期绩效的重要因素。有统计显示,如果投资者在10年前以“射飞镖”的方式随机买入股票并长期持有,那么有超过50%的概率会出现亏损,跑输上证企业债指数5.32%年化收益率的概率更超过80%,实现保值增值的难度极大。未来新股上市家数的增多,分化的趋势也会更加明显,靠运气买股长期持有的风险将会越来越大,A股市值增长的“蛋糕”将会更加集中在少数头部公司中。因此,投资者在看到A股“巴菲特指标”较低的有利因素的同时,也需要进行多方位思考,摒弃无脑持股的做法,尽可能参与龙头公司或指数基金,增强长期投资的胜率。

(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不代表《红周刊(博客,微博)》立场。)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