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雅玲:美元力破阻力 坚守目的明确

  本周外汇市场依然处于胶着不清的状态,美元贬值阻力间的维持使得其它货币走势分化不均,配合性的摆布清晰可见。一周美元指数从93.6061点稳定93.0930点,贬值0.54%;最高为周三的93.9031点,最低为周四的92.9363点,振幅1.02%。其中欧元兑美元汇率维持1.17-1.18美元的迂回,英镑兑美元汇率保持1.30-1.31美元的随从,瑞郎对美元汇率跳动0.90-0.91瑞郎纠结之间,欧系货币配合有限,但偏升值态势有利于美元贬值持续。商品货币则保持相对稳定,澳元兑美元汇率维持0.71美元,新西兰元兑美元汇率稳定0.65美元,但加元对美元汇率偏升值至1.31加元,主要区间为1.32-1.33加元。日元对美元汇率保持106日元水平,偏贬值有限。我国人民币对美元走势从低向高迂回,最终偏贬收官,汇率区间从6.96元到6.93元收在6.9504元。离岸人民币则从6.95元到6.92元收在6.9397元。

  本周外汇市场依然处于胶着不清的状态,美元贬值阻力间的维持使得其它货币走势分化不均,配合性的摆布清晰可见。一周美元指数从93.6061点稳定93.0930点,贬值0.54%;最高为周三的93.9031点,最低为周四的92.9363点,振幅1.02%。其中欧元兑美元汇率维持1.17-1.18美元的迂回,英镑兑美元汇率保持1.30-1.31美元的随从,瑞郎对美元汇率跳动0.90-0.91瑞郎纠结之间,欧系货币配合有限,但偏升值态势有利于美元贬值持续。商品货币则保持相对稳定,澳元兑美元汇率维持0.71美元,新西兰元兑美元汇率稳定0.65美元,但加元对美元汇率偏升值至1.31加元,主要区间为1.32-1.33加元。日元对美元汇率保持106日元水平,偏贬值有限。我国人民币对美元走势从低向高迂回,最终偏贬收官,汇率区间从6.96元到6.93元收在6.9504元。离岸人民币则从6.95元到6.92元收在6.9397元。

  目前对外汇市场影响较大依然是美元因素,其中包括美国舆论关切的经济前景,也包括股指、国债收益率以及财政赤字等失衡局面的负效应,进而美元贬值得以维系,实际阻力已经难以避免。

  1、美元舆论担忧强于实际优良,造势铺垫手法有目的。一周有关经济担忧一直是热点,同时叠加美国国会两党对救助计划的争论,规模数字天量难以通过,由此两党难以达成共识只得进入休会模式,美元贬值参数较为宽泛和有效。然而,目前美国经济数据体现两点偏优状态。第一是通胀水平超预期,7月数据上升0.6%,核心通胀为1.7%,这对美联储货币政策不负利率的支持上升。第二是美国申领失业金人数跌至100万以下,最新指标为90.20万人,这表明美国就业夸张性较大。美国单周初请失业金人数自3月份疫情爆发以来首次低于100万人,周四最新数字96.3万人远低于3月一度达到近700万人,同时这也是连续第二周急剧减少。这与之前美国白宫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的预期相吻合,他预计美国失业率最早将于本月恢复至个位数水平,且随着经济从新冠病毒引发的衰退中复苏,第三季度GDP增长率应达到20%或更高。他认为关键点是经济正在反弹,看起来像是V型复苏,现在的最新进展比一个月前要好。但经合组织预计美国经济今年将暴跌7.3%,然后在2021年增长4.3%。如果出现第二波疫情冲击,预计美国经济今年则可能会萎缩8.4%,明年增长1.9%。但周末美国零售数据有所减弱,7月零售销售增长1.2%,较6月8.4%大幅放缓,低于市场市场预期的1.9%;虽然从6月8.3%放缓至1.9%,但依然超市场预期1.3%。目前看,实际美国经济并非恶劣,美股三大股指高涨局面显示经济优良面凸显,美元贬值依然侧重防患未然,前瞻性是水平操纵的重要表现与指向,包括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一周涨至0.693%创8周新高,此前周收益率为0.562%。

  2、黄金价格顺从美元强弩风险较大,美元受支持凸显。黄金作为金融属性的特性决定其与美元逻辑关联紧密性,负关联有利于美元贬值推进,但反转可能将难以避免。尤其金价上升过快过急,这对未来不确定行情的冲击不可低估,毕竟金价冲刺几个重要关口速度过快,上涨幅度过强,其中也不排除可以操纵引导的组合拳效应,美元外围配合性十分明朗。加之国际环境不良较为明显,美国因素不良十分显著。如美国财政赤字已经引起政策效应和应对不利局面。最新数据显示,疫情导致经济停摆的后果是美国公共债务创纪录激增,3个月增长3万亿美元。最新美国债务总规模达到26.547万亿美元新高。同事美国今年预算赤字更十分惊人。美国财政部指出,7月美国预算赤字为630亿美元,相比6月8620亿美元赤字的记录水平已经令经济麻烦更大。根据财政部的具体数据,7月美国政府支出为6265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3710亿美元增长了68.8%,但比6月的1.1万亿美元减少了43%。2020财年前10个月里,美国预算赤字达到创纪录的2.807万亿美元(而2019年仅为8668亿美元),这一水平高于美国历史上的任何时期。由此,看到美元贬值和黄金上涨对标是吻合经济现实,但汇率是对标外部为主,并非单纯内部因素,美元贬值或有另种设计与诉求。

  3、人民币诸多因素集中套利凸显,贬值未变与担忧并举。近期人民币变化令企业担忧加大,外贸恢复以及订单增加之后的人民币升值并不利于企业需求与需要。然而,由于美元太低,人民币被动跟随不得已严重,但似乎升值限度也较为清晰,只是市场情绪化较突出,刺激性预期和逻辑混乱分析对心理打击较大。尤其近期一些经济数据、流动性数字以及关联价格推进效应有设计操纵摆布手法,以升促贬的技术存在可能逆转加快加深的可能。市场借用人民币要素发挥策略手段是关键,一些经济数据被利用导致流动性调节势力是核心侧重。因为人民币利差汇差空间有机可乘,包括新兴市场之间的关联,人民币还具有潜在炒作空间,进而人民币升值接应美元,实际美元贬值难持续,人民币贬值不变,但对于外贸企业收汇局面并不利,无论升值或贬值两难之间减少利润是核心。因此,市场情绪和预期助推人民币也存在美元策略与指向的因素作用。由此关联欧元状态,美元精准目标设定的摆布清晰透彻。欧盟统计局周五证实,第二季度经济产出萎缩,欧元区第二季度GDP季率初值萎缩12.1%,持平预期和前值;欧元区第二季度季调后GDP年率初值萎缩15%,也持平预期和前值。但欧元区第二季度季调后就业人数季率为-2.8%,这是1995年有记录以来新低,前值-0.2%;第二季度季调后就业人数年率初值录得-2.9%,前值0.4%。由于进口大幅下降,欧盟的贸易顺差飙升至212亿欧元(250亿美元)。欧元升值与人民币升值作为标靶意向值得关注货币竞争核心利益。

  预计下周美元动向是关键,贬值不可持续存在疑惑和空间,主要货币汇率调整在所难免,包括人民币对标美元跟随以及对冲炒作氛围基本不变形势,汇率变数是大概率推测。美元基本面依旧吻合调整,但就业和争论舒缓将不利于美元贬值顺畅,短期不得已休整或难以避免。

  2020年8月15日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