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O新掌门“八进五” 两位非洲女候选人呼声高

  [ 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副会长、商务部研究院原院长霍建国对第一财经记者称:“现在形势很明显,没有来自欧洲的候选人,来自拉美地区的墨西哥候选人与美国关系更紧密,韩国的我认为希望不大。目前来看,肯尼亚和尼日利亚的候选人获选可能性会大一点。” ]

  [ 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副会长、商务部研究院原院长霍建国对第一财经记者称:“现在形势很明显,没有来自欧洲的候选人,来自拉美地区的墨西哥候选人与美国关系更紧密,韩国的我认为希望不大。目前来看,肯尼亚和尼日利亚的候选人获选可能性会大一点。” ]

  一度被新冠肺炎疫情中断了日常工作的世贸组织(WTO),正在快马加鞭地全速恢复各项日程。

  目前,距离WTO现任总干事阿泽维多的正式离职时间(8月31日)仅剩半月,WTO的新掌门候选人也纷纷进入了竞选造势的高潮期,他们之中谁将最先在“八进五”淘汰赛中晋级呢?

  目前最稳定的三位人选是此次参加WTO新总干事竞选的三位女性,其中两位来自非洲的尼日利亚和肯尼亚,一位来自韩国。此外,来自墨西哥和埃及的候选人也得到了相对的肯定。

  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多名WTO专家均表示,目前两位非洲女性的选情看好,且中非之间也较为便于沟通。

  “八进五”淘汰赛谁晋级

  在WTO总干事一职即将“虚位以待”的情况下, 按照WTO总理事会的规定,从9月7日开始,WTO将就新总干事遴选一事展开三轮磋商,逐步缩小候选人范围,并最终通过协商一致的原则确定新总干事人选。

  总理事会主席沃克会同争端解决机构主席卡斯蒂略和贸易政策审议机构主席阿斯佩隆德组成三人小组,与WTO所有成员分别会面,并展开三轮磋商。

  按照此前日程,9月7日至16日,WTO方面即将开始首轮“八进五”淘汰,随后在第二轮进行“五进二”淘汰,第三轮磋商则将直接决定谁当选。

  目前,得到提名的八名候选人分别来自墨西哥、尼日利亚、埃及、摩尔多瓦、韩国、肯尼亚、英国和沙特阿拉伯。

  两位来自非洲的候选人,肯尼亚贸易部前部长阿明娜・穆罕默德(Amina Mohamed),以及尼日利亚经济学家、尼日利亚财政部前部长恩戈齐・奥孔乔-伊韦阿拉(Ngozi Okonjo-Iweala)目前的呼声最高。

  阿明娜・穆罕默德满足了选举代表们对下任WTO总干事的很多期许。她曾在WTO中担任大使,这也是她第二次参选总干事。除了曾任肯尼亚常驻WTO代表外,她在贸易领域也担任过大量关键职位,还主持了2015年在内罗毕举行的WTO第十届部长级会议,是一位典型的国际贸易“局内人”,熟练掌握WTO程序和法律文本。

  据外媒报道,有日内瓦内部人士表示,阿明娜・穆罕默德上个月在WTO总理事会的“竞选演讲”令在场人士印象深刻,不过在当前的情况下,日内瓦“局内人”的身份是一柄双刃剑。

  奥孔乔-伊韦阿拉曾两度担任尼日利亚财政部长(其中一任兼任经济统筹部长)和外交部长,以及世界银行常务副行长,目前她担任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理事会主席,在日内瓦内部人士看来,支持她的人看中了她在国际机构和政府中的深厚履历,同时各国政府中曾经同奥孔乔-伊韦阿拉共事的人都对她评价甚高。

  不过在日内瓦,有人质疑她缺乏贸易实务方面的经验。

  对此,奥孔乔-伊韦阿拉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独家专访时曾回应道:“WTO的确需要选择懂贸易的人,但认为财政部长就不懂贸易的说法是完全没有根据的。在我担任尼日利亚财政部长期间,海关是向我汇报工作的,我一直负责贸易便利化的工作。在尼日利亚政府任职期间,我也是尼日利亚的经济统筹协调部长,我想强调这一点,因为我是协调包括贸易部长在内所有经济领域官员的高级部长。因此,贸易的问题一直在我的职权范围之内。”

  她表示,WTO需要一个不同的总干事,一个会使用软实力的领导人。在她看来,WTO总干事虽然没有直接权力,但可以利用其影响力和软实力主动出击来带动这个组织。WTO需要一个有新视角的改革者,一个不惧怕作出必要决定的人,而不需要的,则是一切都照旧。

  日内瓦内部人士也称赞了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通商交涉本部长俞明希在WTO总理事会上的发言,认为俞明希在政治和贸易方面的经验足够强。

  俞明希是韩国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中韩自贸协定、新版韩美自贸协定等谈判中的重要谈判代表。

  在剩下的两个名额中,目前各方对于墨西哥外交部副外长塞亚德的看法较为统一。塞亚德曾担任WTO副总干事,是近期“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USMCA)的墨方首席谈判代表。

  不过有多位WTO专家匿名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塞亚德的问题在于来自美洲,而阿泽维多已经是南美洲出身,这样的选择恐导致一些还从未出过WTO总干事的成员方的不满。

  此外,曾经在WTO任职的埃及法律专家哈米德・马姆杜的专业水平也在WTO总理事会的个人陈述环节得到了各成员方认可,不过马姆杜的短板是缺乏参政履历。

  如果直接“做减法”来猜测的话,英国前国际贸易大臣利亚姆・福克斯(Liam Fox)和沙特阿拉伯前经济和计划大臣穆罕默德・图韦杰里,是日内瓦圈内目前认为希望较为渺茫的两位人选。

  一位参与了福克斯“竞选演讲”的日内瓦人士表示,福克斯自认为具有较强的政治背景。但是大部分倾听了他演讲的人都认为他过于政治化,没有能力解决WTO的实质性挑战,“福克斯可以非常肯定地对任何提问作出回应,甚至是对那些他明显什么都不懂的领域(都回应)。”该人士表示。

  终极选举“二进一”

  在最终的“二进一”淘汰中,目前各方预测这将是两位来自非洲的女候选人的对决,不过也不能排除来自韩国的俞明希以“黑马”姿态出现。

  实际上,8月中旬正是WTO新总干事甄选进入中场之时,根据多方测算,此次甄选估计需要5个月左右的时间,各成员方将在11月早期就最终人选达成共识。

  在9月7日之前,各位候选人将结束其竞选期,随后WTO各成员将向WTO总理事会前四名候选人名单。

  WTO前副总干事耶克萨(Rufus Yerxa)表示,贸易部长或者更高层级的官员将对这一名单作出决定,不过通常各国政府都会倾听他们驻日内瓦专业人士的观点。

  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副会长、商务部研究院原院长霍建国对第一财经记者称,对于非洲候选人呼声最高的情况,他总体是看好的。“现在形势很明显,没有来自欧洲的候选人,来自拉美地区的墨西哥候选人与美国关系更紧密,韩国的我认为希望不大。目前来看,肯尼亚和尼日利亚的候选人获选可能性会大一点。”他称。

  “成功选出总干事是首要目的。在当前的格局中,从WTO的选举程序来看,也应该是成员数量多会占优势,所以非洲的代表性更强。正好这一届之前的两位总干事是出自拉美和欧洲的,换句话说,轮也该轮到非洲了。这是一些客观的理由,再加上我们跟非洲的关系相对来说比和欧美协调会好一点。”霍建国表示。

  霍建国称:“虽然现在有认为来自非洲的候选人能力不足的评论,但我觉得这些已经是次要的了。因为以这些候选人当前的位置和级别来说,他们都是基本称职和胜任的。所以最终结果不一定完全取决于该候选人的能力和影响力,从格局上来说,这应该是可以接受的。”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