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粮食安全,别掉进这些观念误区

专栏既要对粮食安全问题始终存有危机意识,大众也要避免理解偏差引起无谓恐慌。

专栏

既要对粮食安全问题始终存有危机意识,大众也要避免理解偏差引起无谓恐慌。

新冠疫情在全球的持续蔓延,正带来越来越多的连锁问题。其中,对“粮食危机”的担忧,最近成了公众话题之一。从国内部分地区遭遇洪涝灾害到一些国家发布粮食出口禁令;从夏粮收储量下降到抵制粮食浪费成为全民共识……关于粮食的诸多消息,每每引发舆论关注。

在此,我们就针对近期人们普遍关注的几个问题,进行一个较为系统的梳理。

收储减少≠粮食减产

这几天,人们谈论最多的,恐怕是国家物资储备局发布的消息――“主产区小麦累计收购同比减少近千万吨”。于是有人惊呼,“小麦大幅减产”“粮食危机来临”。但实际情况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首先,公告说的是收购量,而非总产量。从数字上看,虽然小麦收购量降低了,但其总产量却是增加的。数据表明,今年夏粮稳中有增,其中小麦产量为1.32亿吨,比2019年增加75.6万吨,同比增长0.6%。

其次,收购量减少是因小麦价格看涨、市场化购销活跃。一些专家将之解读为农户“惜售”、贸易商“囤粮”,这一说法也没有太大问题,但我希望用更为中性的语言来描述这一现象――在价格预期走高的情况下,农户手中的小麦更多地通过市场机制得到销售,而对政府托市收购的依赖有所降低。长期看,这对于中国农产品(000061,股吧)市场的健康发展有利。

杜绝浪费≠过度管制

近日,习近平总书记对制止餐饮浪费行为作出重要指示,强调尽管我国粮食生产连年丰收,对粮食安全还是始终要有危机意识,今年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所带来的影响更是给我们敲响了警钟。其中有两重意蕴。

一是风险警示。国无远虑,必有近忧。去年以来,中央就对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作出了一系列部署。而在今年疫情冲击下,国际国内形势更趋复杂严峻,这个时候总书记重提粮食安全问题,实际是对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又一次提醒和警示。

二是道德教化。以德化人是我国治国理政的重要传统。在当前形势下,总书记再次提倡营造“厉行节约、反对浪费”的社会风尚,相对于有形的粮食节约而言,更重要的意义在于通过道德教化的力量凝聚全民共识,号召大家共克时艰。

但个别自媒体将前述“收储量减少”的消息与总书记的重要指示捆绑误读,也在一定范围内造成了恐慌效应。还有个别地方对于制止浪费采取“过度管制”,例如有饭店推出“称体重点餐”等。

厉行节约,当然需要一些刚性的制度约束,但同时要注意不能陷入到“口号式”“运动式”的形式主义当中――须知,“形式主义节约”解决不了粮食问题,却有可能破坏社会共识。

吃饱肚子≠粮食安全

在现代社会条件下,一个国家的粮食供给既要靠稳定的产能、适度的储备,同时也离不开一个健康有序的国际贸易体系的支撑。

近些年,全球粮食产能一直相对过剩,粮食贸易在调剂余缺方面的作用很显著。有人说,世界上粮食安全状况最好的国家是新加坡,这里却不产一粒粮食,讲的就是这个道理。但是,这一平衡成立的大前提是有一个和平稳定的国际国内环境。

很多人把粮食安全理解为“吃饱肚子”,实际上,粮食安全更是战略资源领域全局安全、系统安全的集中反映,也是国家战略安全的底线。从这个意义上讲,一定规模的粮食仓储在大国博弈中甚至发挥着“核威慑”作用。一个国家粮食储备充足,别国便不会轻易发动粮食战争。

那么储备量多少才合适?这本质上是个政治决策问题,无法用经济理性来分析。今夏小麦产量1.3亿吨,收储量4000多万吨,也就是说三分之一的产出进入了国家储备,这个规模已不算低。但今年国际环境风云诡谲,为增加安全冗余,有关方面很可能还会进一步增加储备。

需要注意的是,我国粮食市场是“市场购销+托市收购”双轨运作,储备规模过大会影响正常的库存轮换,进而引起粮食价格的非正常波动。那样一来,一方面种粮农户要承受损失,另一方面国有粮库也会面临收储压力。

因此,在操作中,必须谨慎防范这一情况的发生。兵无常势,水无常形,我们既要对粮食安全问题始终存有危机意识,大众也要避免理解偏差引起无谓恐慌,从而导致市场信号混乱。如何处理好风险应对与市场秩序的平衡,不断考验着各级决策者的政治智慧。

□陈明(中国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项目执行研究员)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