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脱贫就染上了贵族的臭毛病?

  丰亨,王假之;豫大有得,志大行也。   这句来自《易经》的卦辞让宰相蔡京如获至宝。

  丰亨,王假之;豫大有得,志大行也。

  这句来自《易经》的卦辞让宰相蔡京如获至宝。

  按照他的解读,这句话的意思是:“王者在最盛之时,应当一切都崇尚盛大,不必过分忧虑财货不丰,应当顺天理而动,王德自然如日行中天般地普照天下。”

  还可以再浓缩成八个字――“挥霍有理,败家无罪”。

  这可是重大创新。

  自古以来,臣子就应该监督君上的过失,勤俭持国是万古不易的为君之道,可做君王的时常容易大手大脚,围绕这一点,君臣之间发生摩擦在所难免。

  但蔡京大胆向宋徽宗进言,给领导安排了一个艰巨的任务――希望他老人家带头多花钱。

  徽宗文采风流,品味高雅,正是花钱的好手。

  听完蔡京的汇报他当即表示,既然这件事利国利民,前方就算是刀山火海寡人也义不容辞。

  大家只有尽量花钱,才能迅速生产财富,天下如果有一个人舍不得花钱,就会有很多人没钱赚,如果所有人都舍不得花钱,天下人就都没钱赚。

  以此理论为指导,以皇家园林“艮岳”为代表的一批工程纷纷上马,满载全国奇花异石的“花石纲”雪片般向京城涌来……

  徽宗开心,蔡京得宠,大小臣工有了油水可捞,这可真是个好政策,最关键的是可以心安理得地挥霍。

  人人都在金钱里狂欢,没人需要买单。

  2015年,陕西镇安县启动建设新镇安中学项目。

  再穷不能穷教育,让学生们在干净明亮的教室里学习,这是一件大好事。经过几年建设,新学校终于竣工了,请允许我带大家参观一下。

刚脱贫就染上了贵族的臭毛病?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仿古牌坊式大门,4层喷泉水景沿步道拾级而上,16尊石刻鲤鱼分布两侧,一方约8米长、1.5米高的校训大理石碑位于喷泉尽头。

  校门取“鲤鱼跳龙门”之意,气派,光这块从西安拉过来的校训石碑就得花费五万多。

  重头戏在后面。

刚脱贫就染上了贵族的臭毛病?

  穿过学校行政楼巨大的方形拱门,高台之上矗立着一座宏伟别致的图书馆,以天坛祈年殿为原型建造,雕梁画栋让人流连忘返。

  可图书馆不该是藏书满满供师生阅读的地方吗?而这里书没几本,巨大的挑高中庭内仅摆放了一张沙盘。

  还以为进了售楼处。

刚脱贫就染上了贵族的臭毛病?

  校园里处处气势不凡,石砌栏杆随处可见,每栋建筑均有仿唐式建筑屋顶。西南角一处长约50米、落差达15米左右的多级瀑布群上建有凉亭,四周有假山、水车、栈道、水景、石拱桥等。

  走进办公楼内,挂有“副书记”门牌的办公室面积超过30平方米,另一间挂有“课管处主任”标牌的办公室面积在30平方米左右。

  总面积1.4万平方米的学校餐厅,除了学生们的就餐区,4层还有多个包间,红木铺地、座椅扎花、餐具精致。

  这也不比外边的酒店差吧。

  4栋教师公寓楼,其中104套为两室一厅一厨一卫,334套为一室一卫,所有公寓“席梦思、衣橱书柜、沙发桌椅、餐桌灶具、卫生洗浴、电视宽带一应俱全,可直接拎包入住”。

  报个总账,截至目前建设这个学校一共花去了7.1亿人民币。

  号称华为携手清华打造国际“贵族”学校――清澜山学校,已经是中小学顶级配置的校园了,也就投资5亿,输给了这个贫困县的中学。

  想必这是当地的最贵族学校,一年学费少说得二三十万,不然怎么匹配这巨额投入呢?

  可它的的确确是一所普通的县级中学,并且,这还是一所位于贫困县的豪华中学。

  作为2019年5月才摘帽的深度贫困县,2019年镇安县完成地方财政收入1.78亿元,公共预算支出主要靠财政转移支付。

  这是一座要靠外来输血才能运转的县城。

  镇安中学项目2015年启动后,工程造价节节攀升。

  知情人透露:“现在几年过去,决算造价又有变化,目前投资已达7.1亿元。”除了按概算需连续12年每年向银行还款5337万元以外,还有2亿元左右欠款。

  将来县上拿钱还一部分,再想办法争取上级资金解决一部分。

  根据镇安县《2019年财政预算执行情况和2020年财政预算草案的报告》显示,2019年“防范化解政府债务风险任务艰巨,偿债压力不断增大”。

  2020年1月至5月,全县地方税收收入完成6081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7.2%。报告称,2020年“政府债务还本付息激增,收支矛盾更加尖锐”。

  为了建这所学校,整个县城都背上了沉重的财政负担,这些债归根结底都是老百姓(603883,股吧)买单。

  当地一些干部认为,高标准建学校体现了“再穷不能穷教育”的理念,即使建得超前一些也无可厚非。

  可这也太超前了吧。

  校园干净美观即可,要雕梁画栋干什么?

  食堂宽敞明亮即可,要豪华包间干什么?

  办公室大方够用即可,要这么大面积干什么?

  这到底是不是以办教育为名,行大兴土木之实?

  不过,大手花钱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可以拉动GDP,可以为属下谋福利,可以为地方增光彩,可以为升迁打基础……

  花钱的好处有一万条。

  可蔡京的理论并不正确。

  没有科技进步,没有合理的分配制度,蔡京所谓的“花钱拉动经济”政策只能变成劫贫济富的推手,民脂民膏被挥霍一空。

  我们现在甚至有了凯恩斯这样更高级的理论:扩建工程、完善公共设施,不仅能提升生产效率,还让人们赚到钱,这样就能刺激经济繁荣。

  否则,没人消费,生产者就赚不到钱;赚不到钱,生产者就会压缩生产;压缩生产,就会产生更多失业;更多人失业,就会进一步压缩消费。

  修水利建高速铺铁路,这套理论办了不少好事。

  但是再高级的理论也要遵循最基本的道理――欠债是要还钱的。

刚脱贫就染上了贵族的臭毛病?

  贵州的独山县,每年财政收入不足10亿元,盲目举债近2亿元打造“天下第一水司楼”、“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筑”等形象工程。

  主导项目的县长被免职时,独山县债务高达400多亿元,绝大多数融资成本超过10%。

  每年光债务利息就超过40亿元,全年财政收入不吃不喝也远不足偿还利息。

  当年重庆市德感街道办事处篆山坪村办公楼,进楼需过两扇高约4米、宽可进轿车、上面镶嵌狮子的大铁门;站在直径1米多的罗马柱门框下,需仰头才能看到房顶;楼内有21间房,面积1200平方米。

  以前豪华办公楼、形象工程、烂尾工程的新闻屡见不鲜,上面三令五申可还是有人铤而走险。

  早在2013年2月,有关部门就发出《关于勤俭节约办教育建设节约型校园的通知》,提出要按照朴素、实用、适用和节约资源的原则建设学校校舍,严格控制校舍建设项目的造价标准,不得搞豪华装修,坚决杜绝“豪华校门”、“豪华办公楼(室)”等。

  陕西镇安县中学应该称得上是豪华了吧?

  大学者,有大师之谓也,非大楼之谓也。只会盖大楼不算会搞教育事业。

  如果镇安县真的有钱花不完甚至为此发愁,我提几个不成熟的建议。

  多发放伙食补贴,让全县的中小学生能多吃点肉;

  多提高教师待遇,吸引更多更优秀的老师来任教;

  多设立奖学金,让家境贫寒的孩子活得有尊严,让品学兼优的学生飞得更高更远;

  多给图书馆买点书,多给学校配点保安,多配点副科老师,多添点文体设施,需要钱的地方太多太多了。

  这些项目,并不会增加多少GDP,也没有看得见摸得着、气派漂亮的高楼大厦。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这些才是灌溉人才的涓涓细流,它能流进每个学生家长的心里。

  可唯一的缺点就是,这些钱流不到某些人的腰包里。

  来源:老斯基财经(ID:laosijicj) 作者:宝库斯基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老斯基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董云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