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储证券2.88亿资管再次违约被诉讼,多次踩雷合规是难题

资管业务带来的高速发展背后是风险同样的高速膨胀。 出品|每日财报 作者|张丽雪

联储证券2.88亿资管再次违约被诉讼,多次踩雷合规是难题

资管业务带来的高速发展背后是风险同样的高速膨胀。

出品|每日财报

作者|张丽雪

10月12日,联储证券有限责任公司(简称“联储证券”)发布公告:因融资方违约,未能按资产合同约定兑付,广东南海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南海农商行”)将联储证券诉讼至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此前,南海农商行投资2.88亿元,认购了由联储证券发行的聚成7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简称“聚成7号”),该资管计划募集的资金用于认购陕西省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通过信托贷款给融资方亿阳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现在因融资方违约,南海农商行认为公司作为管理人未履行尽职尽责义务,诉请联储证券向其偿还投资款本金、利息及本案诉讼费用。

资管业务高速发展现风险

联储证券原名众成证券,成立于2001年,由山东、河南、湖南、西安、沈阳五大证券交易中心改组筹建。于2015年通过增资扩股引入新股东后开始进入高速发展阶段。2016年由“众成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正式更名为“联储证券有限责任公司”。

发展速度的增长带给联储证券的不仅仅是规模的扩大,还有风险敞口的膨胀。

2019年12月11日深证监局出具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上指出,因联储证券部分资管计划信息披露不及时、销售不规范、份额种类划分不当、合同条款缺失、资管业务内部控制不到位,反映公司资管业务风险控制制度和合规管理制度不健全,决定对联储证券采取责令暂停私募资管业务六个月的行政监管措施。可以看出信息披露不及时是首“罪”。

与此同时,联储证券的时任总经理及资管部总经理也被监管部门出具警示函。

2019年12月20日,沪深交易所曾分别对四家券商因部分业务违规而公开发布了处分决定书,联储证券不仅包括在内,还是受罚最严重的券商。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被暂停9个月。

股票质押、资管业务先后挨罚,而这两项业务也是恰好是联储证券近年来成长最快的业务。

券商推卸责任,产品曾多次违约

聚成7号是通过信托贷款给融资方亿阳集团。亿阳集团成立于1994年,这家曾进入中国民营企业500强,被国家科技部首批认定为全国重点高新技术企业和全国创新型企业。自2017年以来,亿阳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亿阳通讯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亿阳集团亦陷入债务危机,于2018年第一季度开始连续亏损至今。

2019年3月法院裁定亿阳集团破产重整。今年受疫情影响亿阳集团重整资金未能如期到账,公司在经历一系列重创后在2020年4月2日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后于2020年6月19日移除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对于此次诉讼联储证券方并没有做出过多解释,一句”因融资方违约”悄无声息的将责任全部移到亿阳集团。

资管业务一直以来是联储证券的重要业务,但资管业务不断踩雷也是联储证券重大失误。

早在2017年以来,联储证券陆续出现大量的上市公司信用贷类的非标资管产品逾期。

2018年,联储证券资管就曾拿下一年踩雷八家上市公司的惊人“记录”。分别有聚成1号、聚成5号、聚成9号、聚成15号、聚成16号、聚成20号、中弘1号、众城13号产品等,分别在2016年到2017年期间发行。其中涉及到的中弘股份、凯迪生态、东方金钰(600086,股吧)、盛运环保(300090,股吧)、宏图高科(600122,股吧)等多家债台高筑的上市公司,堪称当年的券商之最。

而联储证券在年报中,把资管违约原因归结于“2018年经济下行,实体经济疲软的大环境。”

联储证券发起成立的多款集合资产管理计划集体违约,也导致投资者的强烈不满,所以投资人起诉的案件并不是第一次。

像联储证券这样的中小券商,此前资管团队主要做的就是非标的上市公司信用贷,风险相对集中,市场行情不好的时候,产品问题也会开始频频爆发。而且,上市公司信用贷本身就是高风险产品,加之前几年业务发展猛烈,业务相对激进,如今也开始频频出现问题。

违规频繁,合规是大问题

在资管业务向主动管理转型的当下,资管业务的合规和内控始终是各个券商的头部问题。

除联储证券外还有多家中小券商因资管业务被监管处罚。主要涉及投资者适当性管理落实不到位,投资交易制度不健全,合规风控负责人更换未报告,信息披露不及时等问题。

2019年5月,湖南证监局对财富证券开出罚单。2016年至2017年期间,财富证券定向资产管理业务在运作过程中存在未及时向个别委托人披露个别季度的资产管理季度报告;定向资产管理业务投资决策制度不健全;未有效控制资管部门与其他业务部门之间敏感信息的不当流动和使用,未有效避免资管业务与其他业务之间的利益冲突等三大问题。

2019年8月,陕西证监局对开源证券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开源证券在开展债券承销与受托管理、资产证券化业务中存在若干问题。

而在2019年4月,陕西证监局已对开源证券资管业务作出处罚,陕西证监局称,开源证券存在七项违规行为,包括未能充分履行合规审查义务及主动管理职责、未按规定有序压缩应当整改的资管计划规模、未建立对投向非标资产的资产管理计划的专门质量控制制度,尽职调查不充分、个别定向资管计划、债券交易业务合规风控管理制度及信息系统建设较为滞后、资产证券化业务、新三板推荐挂牌业务的质量控制部门未能与业务部门相分离等。

2019年9月,浙江证监局一口气发出五份行政监管措施决定函,就爱建证券的资管产品兑付危机中暴露出的销售违规行为,作出责令整改的监管决定。

如今,联储证券资管业务再出新“雷”,不知暂停业务整改后是否会有更加完善的资管制度重新获取投资者的信任。中小券商的资管业务能否建立更加完善的合规制度。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每日财报。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