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监管部门约谈茅台经销商 整肃酱酒市场进行时

本报记者 党鹏 成都报道“目前,我们从茅台(600519)酒经销商的手里进货不受影响。”贵阳市一家白酒经销商刘先生告诉《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

本报记者 党鹏 成都报道

“目前,我们从茅台(600519)酒经销商的手里进货不受影响。”贵阳市一家白酒经销商刘先生告诉《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

日前,贵州省市场监管局统一安排,全省市场监管部门对贵州省所有茅台酒经销商(专卖店)进行了行政约谈,明确要求不得加价销售。

与此同时,8月5日,贵州省仁怀市101家酒企签署仁怀产区酱香型白酒酿造技艺行业自律承诺书,共同抵制“窜酒”行为。

“仁怀作为酱酒的核心产区,也是最大的原酒生产区域,共同签署抵制窜酒的承诺,一方面有利于规范酱酒生产流程,提高整体品质,另一方面也有利于进一步提升整个仁怀产区的形象,并且强化其在酱酒品类的话语权。”白酒专家蔡学飞指出,“由于赤水河产区涵盖贵州、四川两个省份,并且酱酒产区范围较大,不可能根本上限制窜酒行为。”

监管部门整肃茅台酒价格体系

8月6日,贵州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为进一步加强市场监管,切实维护茅台酒市场秩序,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呵护好茅台酒品牌形象,近日,按照贵州省市场监管局统一安排,全省市场监管部门对该省所有茅台酒经销商(专卖店)进行了行政约谈。

约谈中,市场监管部门明确要求各经销商(专卖店)全面落实企业主体责任,严格遵守相关法律法规,做到“五个不得”:不得加价销售,不得囤积居奇、哄抬价格,不得与“黄牛党”合作,不得销售侵权假冒产品,不得虚构销售记录规避监管。

约谈后,相关的经销商(专卖店)签订了承诺书。

记者注意到,因大部分茅粉为买到保真茅台酒,通过乘坐飞机到遵义茅台机场或者自驾前往仁怀购买茅台酒,导致仁怀本地货源紧缺,所以价格比全国各地略高出10~30元。此外,受疫情影响,上半年飞天茅台酒在市场终端的价格一度跌至2000元/瓶,但是目前已经攀升至2600元/瓶左右,消费者想以1499元/瓶的市场指导价格购买飞天茅台,仍是一瓶难求。

“约谈贵州省内经销商规范经营是因为茅台酒是贵州名片,市场监督管理局对其有直接监管权力,这种带有政府背景性质的约谈,利用行政手段,对于规范市场经营情况具有一定的引导作用。”蔡学飞认为,对于其他区域,应该说还是依赖企业采取市场经济行为来约束与管理,更多的是依靠企业的日常管理制度来解决市场销售行为。

7月28日晚间,贵州茅台(600519,股吧)(600519.SH)披露2020年半年报。报告期内,贵州茅台完成基酒产量4.81万吨,其中茅台酒基酒产量3.67万吨、系列酒基酒产量1.14万吨;实现营业收入439.53亿元,同比增长11.31%;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26.02亿元,同比增长13.29%。

为了维护茅台酒的市场和价格体系相关问题,贵州茅台持续推进渠道改革。今年6月,22家直销渠道正式签约成为茅台酒直销渠道商,包括16家区域KA卖场、4家酒类垂直电商和2家烟草零售连锁。签约后,茅台签约的区域性KA卖场服务商增加到35家。

从各机构的分析来看,直销占比的迅速提升受到广泛关注,直销渠道带动的利润增长也确实是贵州茅台半年报最大的亮点。

分销售渠道来看,2020年上半年贵州茅台批发渠道实现收入387.59亿元,同比增长2.4%;直销渠道实现收入51.53亿元,同比大幅增长221.63%,直销渠道营收占比首次突破10%,达到11.17%。

打击窜酒维护酱酒行业发展

“我们厂也签订了承诺书。”在仁怀市茅台镇从事酱酒行业的张皓然表示,不管是约谈茅台经销商还是打击“窜酒”,对于整个酱酒行业的健康发展都是利好。

8月5日下午,贵州省仁怀市酒业协会举办行业自律推进大会,101家参会酒企签署仁怀产区酱香型白酒酿造技艺行业自律承诺书,共同承诺严把质量关,恪守酱香型白酒传统酿造技艺,履行对消费者的承诺和社会责任。其中,最主要的承诺内容就是打击“窜酒”。

窜酒是用丢弃的酒糟加入食用酒精蒸馏后的产品。受利益驱使,部分企业和个人利用食用酒精生产窜酒,或以劣质酒对外冒充酱香酒进行虚假宣传,误导消费者,严重损害仁怀产区形象及仁怀酱香酒美誉度。

“坚守品质是酱酒核心产区的底线。酱酒以健康绿色的属性赢得了消费的青睐,推动了市场需求。如今酱酒正面临着良好的发展机遇,而行业的发展必须依靠质量取胜。希望所有酒企做好自己的工作,为维护好产区形象共同努力。”仁怀市酒业协会会长吕云怀说。

但是窜酒长期以来打击不尽的主要原因,源于近几年酱酒的高成长性。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酱香型白酒产能约55万千升,完成销售收入1350亿元左右,实现利润约550亿元,销售收入和利润双双实现20%以上增长。其中,仁怀市白酒产值预计达869亿元。

早些时候,广东省酒业协会会长彭洪估算,酱酒市场正在快速扩容,2019年仅广东酱酒市场规模就超过100亿元,占全省白酒市场的比例接近50%。

此外,有行业人士分析,2020年受疫情影响,酱香酒可能会减产20%,再加上成本上升、需求剧增40%等综合因素,所以自然就会涨价。贵州白酒行业协会专家预测,2020年下半年酱香白酒涨幅将超过25%,年份老酒涨幅会更猛。

由此,这就为食用酒精生产的窜酒带来了机会。在利益驱动下,窜酒一直难以完全取缔。此外,“中国白酒酿造主要符合国家卫生生产条例就是合格产品,处理酒糟等问题属于企业自发性规范行为,只要不破坏现有法律法规即可,没有强制性要求”。蔡学飞认为,这是窜酒原料酒糟外流市场的原因。

有统计数据显示,我国目前每年的酒糟总量为5000万吨。国内大型酒厂一般都有严格的处置规定,或者通过科技研发进行再次利用。比如五粮液(000858)与新希望合作生产饲料。但是一些中小型酒企直接将酒糟处理到市场,至于是进入养殖场还是进入窜酒市场就没有跟踪。

“只需要一个大木桶就可以了。”在张皓然看来,窜酒很难打击就是因为生产简单易操作,成本低。他最为担心的是,单靠贵州一省之力打击“窜酒”还不够,还需要多地多部门联合起来打击。“必须严厉整治以食用酒精生产窜酒、生产劣质酱酒的乱象。”

(编辑:刘旺 校对:颜京宁)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