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战汽车金融不顺利 爱鸿森收退市警告

本报记者 刘颖 张荣旺 北京报道近日,美股上市公司爱鸿森(AIHS.US)发布公告称于7月10日收到了纳斯达克通知。通知称,根据《纳斯达克上市规则》中继续上市所需的股东权益要求,爱鸿森未能维持最低250万美元的股东权益标准。截至今年3月31日,爱鸿森所报告的股东权益为147.2万美元,截至7月10日,公司未达到与上市公司市值或持续经营活动净利润有关的替代合规标准。

本报记者 刘颖 张荣旺 北京报道

近日,美股上市公司爱鸿森(AIHS.US)发布公告称于7月10日收到了纳斯达克通知。通知称,根据《纳斯达克上市规则》中继续上市所需的股东权益要求,爱鸿森未能维持最低250万美元的股东权益标准。截至今年3月31日,爱鸿森所报告的股东权益为147.2万美元,截至7月10日,公司未达到与上市公司市值或持续经营活动净利润有关的替代合规标准。

根据此前公布的财报,爱鸿森2020财年实现营收1565.56万美元,同比增长513.68%;净亏损993.58万美元,同比扩大118.73%。

针对亏损的原因,爱鸿森对《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表示,亏损同比扩大的原因主要系本财年终止了网贷业务,并承担了后续兑付义务。此外,受新冠疫情影响,2020财年第四季度公司汽车业务亏损。

值得注意的是,爱鸿森于2019年10月停止网贷业务,集中资源发展汽车金融业务。目前服务的客户主要为网约车司机,而其司机95%来自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滴滴出行平台运营公司,以下简称“滴滴”)。

股东权益未达标

根据纳斯达克通知,自通知日起至8月24日,爱鸿森须在45天内提交计划有关恢复股东权益要求或替代合规标准标准。如果计划被接受,纳斯达克可以给予自通知日起最多180天的延期,以使公司恢复合规性。

爱鸿森在公告中表示,公司目前正在评估可能采取的措施,以恢复所有适用要求,并打算及时向纳斯达克提交计划,以恢复对股东权益要求或替代合规标准的遵守。在确定是否接受该计划时,公司认为纳斯达克将考虑该计划是否符合纳斯达克持续上市的标准,该公司过去的合规历史,该公司当前不合规的原因、公司的整体财务状况和公开披露信息等。尽管公司认为能够恢复对股东权益的要求,但不能保证纳斯达克会接受公司的计划。

透镜公司研究创始人况玉清指出,该通知相当于退市警告。目前互金中概股生存状况普遍不佳。此前,简普科技(JT.US)、稳盛金融(WINS.US)等公司也曾收到退市警告。即使没有收到退市警告的公司也面临转型危机,业绩普遍下滑。

公开资料显示,爱鸿森隶属于四川森淼融联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互联网金融平台,2014年5月18日正式上线。2018年2月,爱鸿森累计交易额突破10亿元,一个月后在纳斯达克上市,被称为“袖珍平台赴美上市”。爱鸿森IPO发行价为4美元,首日开盘价5.51美元/股,收盘报价5.75美元,并在2018年4月底达到最高点8.91美元。

此后,由于网贷业务萎缩,爱鸿森的股价开始逐渐走低。2019年年底至2020年年初,其股价甚至低于1美元。根据纳斯达克市场退市规则,连续30日股价低于1美元发布警告,警告后连续90日低于1美元将被强制退市。此前,爱鸿森曾多次收到纳斯达克发布的退市警告函。

据了解,2019年10月22日,爱鸿森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已批准终止网贷业务,将集中资源于汽车金融业务。

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止年度,已终止经营的网贷业务在线贷款服务收入为11.24万美元。

爱鸿森表示:“自2019年10月以来,我们已经停止了在线贷款业务,但由于期限为36个月的贷款仍未偿还,我们预计在中断后继续收取服务费。”

转型之路遇阻

在宣布终止P2P业务之前,爱鸿森已开始布局汽车金融业务。2018年11月,爱鸿森与湖南瑞禧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瑞禧”)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并获得湖南瑞禧60%股权。目前爱鸿森主要通过湖南瑞禧、其全资子公司湖南瑞禧汽车租赁有限公司以及其控股公司四川金凯龙汽车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凯龙”)等开展以租代购和汽车租赁等业务。

然而,爱鸿森的转型之路并不顺利。

财报显示,爱鸿森2020财年实现营收1565.56万美元,同比增长513.68%;净亏损993.58万美元,同比扩大118.73%。

收入增长明显,亏损规模却在加大。针对亏损的原因,爱鸿森对记者表示,公司亏损同比扩大的原因主要系本财年终止了网贷业务,公司主动承担了后续兑付义务。此外,新冠疫情对2020年1~3月公司汽车业务的拓展产生了较大影响,因此2020财年第四季度公司汽车业务亏损。

财报数据显示,截至3月31日,爱鸿森使用汽车交易和相关服务产生的现金以及从借款人处收取的款项总计约190万美元,以偿还平台投资者。根据最近从借款人那里收回的还款,该公司还确认了这些应收款的坏账支出约370万美元。爱鸿森预计在2021年12月31日前偿还90%的应付款。

受此影响,爱鸿森现金流大幅下滑。

截至2020年3月31日,爱鸿森汽车业务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83.39万美元,相比之下截至2019年3月31日为396.80万美元。

同时,受疫情影响,爱鸿森的汽车金融业务发展受阻。

财报指出,爱鸿森在2020年2月和3月收取代驾司机每月分期付款的能力受到了不利影响。

截至2020年3月31日,约有840名司机退出了在线代驾业务,并将其汽车交给公司转租或销售,而约380名司机推迟了每月分期付款。

此外,从其合作伙伴以及市场竞争情况来看,爱鸿森的发展存在一定风险。

据了解,爱鸿森目前的主要业务是针对网约车司机,而其司机95%来自滴滴,目前仅在成都、长沙开展业务。从其交易量来看,目前相关业务仍处于起步阶段。

爱鸿森指出,如果其与滴滴的合作被终止,将无法维持现有的客户,也无法吸引新的客户,因为其客户全部为滴滴司机,合作终止将阻碍其继续经营的能力。

目前在成都和长沙两地,有约200家与爱鸿森同类的公司与滴滴建立了合作关系。

有接近爱鸿森人士对记者表示,爱鸿森2019年在成都、长沙的业务发展势头良好。但是,面对众多竞争者,如何保持发展势头是其需要考虑的问题。

此外,其业务模式本身存在合规风险。

爱鸿森的汽车交易及相关服务中包括汽车交易及融资便利化服务,该服务即为司机与金融机构提供贷款撮合服务,爱鸿森为司机进行担保。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该业务属于担保助贷范畴,2019年10监管部门印发了《关于印发融资担保公司监督管理补充规定的通知》,要求无融资担保资质的企业不得从事融资担保业务。

爱鸿森也在风险因素中提及,其在开展汽车融资便利化业务时,虽然向合作金融机构提供与购买汽车融资有关的担保,但该担保并非作为主要业务独立提供。

然而,由于缺乏进一步的解释,相关法规中“经营融资担保业务”的确切定义和范围尚不清楚,因此其业务模式是否被视为违反相关法规尚不清楚。如果监管部门确定爱鸿森经营的业务为融资担保,公司需要获得相关牌照才能继续与金融机构合作。

多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爱鸿森的融资租赁业务以以租代购为主,而其服务群体几乎全部为网约车司机。

然而滴滴出行此前表示,现阶段以租代购还不能适应行业的发展,实施过程中出现了如高利贷、淡季还款压力太大等一系列问题,所以2019年8月在全国范围内暂停新增以租代购车辆在平台出租。

爱鸿森对此表示,金凯龙的业务主要是网约车以租代购的促成撮合服务业务,居间服务于汽车销售商、融资提供方和网约车司机,收取撮合服务费,公司本身并不提供资金,参与的资金提供方都是具有融租资质的第三方金融机构,因此,在业务实施过程中,不存在高利贷的问题。滴滴出行在全国范围内暂停新增以租代购车辆业务,或许是对全国范围的总体布局考虑,但爱鸿森目前的主要市场区域在成都,而成都的网约车市场还处于成长期,因此爱鸿森获得的投资将用于继续扩大网约车业务。在具体策略上,除了部分用于以租代购外,还会拓展增加公司自持汽车资产。

不过,车咖院创始人兼CEO黄成伟认为,即使处于成长期,公司也面临增长瓶颈,毕竟一地的市场增长有限,而成都的市场竞争者众多,想要脱颖而出或需要大量资金投入。国内的网约车市场已进入存量时代,未来网约车以租代购应该是以存量换购为主。

尽管爱鸿森在公布财报之前,宣布投资5000万元(约合700万美元)用于汽车业务的拓展,为车辆租赁业务购买更多汽车,并开设更多零售门店,不过,仍有网贷资金未偿付的爱鸿森如何保持其业务的可持续性值得关注。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